百年文獻 見證歷史

  • 在民盟時期和朗諾時期出版的中文報《柬埔寨日報》。(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柬埔寨國家檔案局局長毅娜麗女士。 (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國家檔案局工作人員小心翼翼修復歷史文件。(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國家檔案局接受國內外學者或學生進行研究工作。(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國家檔案局辦事處是一座法國殖民時期老建筑。(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國家檔案局收藏的法文報章和刊物。(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國家檔案局收藏了數十萬件歷史文件。(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珍貴歷史圖片。(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成立于1926年的柬埔寨國家檔案局,是坐落于金邊塔仔山附近的一座法國殖民地時期建筑,里面收藏的數十萬物件,紀載了柬埔寨一個半世紀以來的重大歷史事件。

這些重要歷史文件足足跨越了150年時光,包括法國殖民政府、歷代柬埔寨國王、后殖民政府、波爾布特政權、1979年大屠殺審判庭、柬埔寨過渡時期聯合國權力機構(UNTAC)和1993年后歷屆政府時。

國家檔案局局長毅娜麗女士向《柬埔寨星洲日報》記者介紹,國家檔案局是隸屬于內閣事務部屬下的官方機構,任務是負責保存政府行政部門具有法律和歷史價值的文件,供公眾和下一代使用。

“我們的收藏可以追溯到19世紀的柬埔寨歷史,讓人們從中了解許多決定柬埔寨命運的歷史事件和決定。”

她說,國家檔案局早在1926年成立和對外開放,當時法國殖民政府掌控了中印半島(越南、柬埔寨和老撾),因此國家檔案局收藏的法國殖民時代(1863年至1954年)資料,也包括了關于在越南和老撾的法國駐地代表資料。

“同樣的,你也可以在越南和老撾國家檔案局里,找到關于柬埔寨的資料。”

紅高棉時期遭破壞
重整收藏費心力

在波爾布特政權(紅高棉)時期,國家檔案局與許多政府機構一樣,被令關閉和遭受破壞。

毅娜麗女士回憶,當時國家檔案局被閉後,所有收藏資料被扔置在地上,情況非常混亂,工作人員過後花了大量時間來重新整理,直到1990年代才將近完成。

“在1980年代,越南國家檔案局專家也曾訪問我們,指導我們如何整理文件和保存。一直到了1989年,在大部份資料整理好後,我們才重新對外開放和恢復研究工作。”

在柬埔寨國家檔案局裡,記者意外發現1970年出版的中文報章《柬埔寨日報》。

國家檔案局局長毅娜麗女士介紹,目前檔案局共保留了4種語文歷史資料,即柬文、法文、英文和中文,其中中文資料包括民盟時期和朗諾時期的中文報章。

她指出,朗諾時期(1970年至1975年)資料曾遭受嚴重損壞,國家檔案局專家至今仍在設法修復。

她說,目前國家檔案局共有10名工作人員,全部都曾出國接受培訓,擁有修復和保存歷史文件的專業技術和經驗。

“每次修理一份文件,我們要花上一個月至三個月時間,惟可以保存和使用至少200年。”

外國學者專程來研究

毅娜麗女士表示,國家檔案局向所有國內外人士開放,許多來自歐洲和美國歷史學者和學生,專程到來進行為期半個月至兩個月的研究工作,以便更瞭解柬埔寨歷史。

為了保護資料和避免破損,國家檔案局規定訪客必須小心保護文件,不允許在文件上寫字或作記號;在查閱歷史圖片時,更須戴上手套,以免指紋印在圖片上。

查閱特別資料
須獲內閣批准

國家檔案局部份收藏資料并非完全對外開放,例如欲查閱1979年大屠殺審判庭(Records of the Genocide Tribunal of 1979)資料者,必須先向內閣事務部申請和得到特別批准。

有關大屠殺審判庭是在波爾布特政權于1979年倒臺后成立,記錄了大屠殺生還者的證詞。

毅娜麗女士稱,由聯合國成立的審判前紅高棉領導人特別仲裁庭(審紅庭)官員曾到國家檔案局,仔細查閱了上述資料。

此外,她說,柬埔寨國家邊界委員會也曾研究國家檔案局收藏的殖民地地圖和傳單。(柬埔寨星洲日報/黃帶開,森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