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利茲納醫生(下)‧感念利茲納德行

  • 華人媽媽帶著三個小孩子來悼念,他們是民生學校的小學生。

  • 民眾抬著花籃來悼念利茲納。

  • 利茲納醫生生前使用的車子。

  • 為了籌措醫院經費,利茲納奔走故鄉瑞士,演奏大提琴、拍攝記錄短片、自製繪本等募款。(網絡圖)

  • 醫院護士農米達將一件金項鏈捐贈給醫院後合影。(圖:楊華文攝)

  • 醫院護士農米達接受采訪時流淚。(圖:楊華文攝)

利茲納醫生今年9月9日凌晨在其家鄉瑞士去世的消息傳出後,各界民眾紛紛自發到坤塔帕花兒童醫院悼念他。

利茲納醫生的精神感動了很多人。本來是為期一周的悼念活動,院方決定悼念活動延長到100天,這樣可以方便更多的人來紀念利茲納醫生。

記者采訪過程中,不斷搜集各種資料。在資料中顯示,多年前有一個中國醫生代表團來到醫院訪問,他們看到了這裡的貧困兒童享用很好的醫療條件。中國醫生都感動留下了淚水,淚水在他們的眼眶裡打轉。

他們說,看到這裡有很好醫療條件,即使在中國北京,也只有富人的孩子才能夠享有。柬埔寨的貧困孩子們生病後,能夠免費得到這些昂貴的治療,生命得到尊重,他們都深受感動。

這所醫院裡的病人和其他盈利性醫院的病人,他們的精神狀況不一樣的。在這裡病人家屬因為有希望,有盼望。他們相信孩子得了重病,在這裡都可以得到醫治。醫院外面,無論是窮人,富人,他們很平靜的排隊,靜靜的等待著,他們最終有被輪到診治的那一刻。這些生病的孩子們也很乖。無論是在外面排隊的孩子。在醫院裡面走動的家屬,沒有爭吵,沒有喧嘩。
病人和醫生不需要去討價還價,病人不需要考慮藥費有多貴。更不需要去問醫生“這個手術要花多少錢?”,他們更不擔心醫生要紅包,醫生會盡心治療嗎?他們因為是一種完全的信任。

在利茲納醫生的紀念堂,接待的工作人員一個個充滿了愛心,他們會給每一個來的人系上一個紅繩子,表達一種祝福。就連醫院負責停車的保安,他們的耐心也是讓來悼念的人感覺溫暖。

整個采訪過程中,我們能夠感受到利茲納醫生的人格魅力,他的精神仍然是熠熠發光。

利茲納醫生的無私奉獻,他對柬埔寨兒童所做出的偉大的貢獻,那些受到他感染的醫生,病人,工作人員。都會牢牢的記著利茲納,他的精神也會一代代的發揚光大。

魯迅曾經說過,“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聖經》約翰福音中有這樣一句話:“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利茲納醫生去世了,他的精神卻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他會激勵更多的人繼續支持著這所醫院的慈善事業。

“利茲納醫生是英雄”

採訪過程中的一天下午,四分院外面,記者看到一些人穿著統一的服裝在分發礦泉水,面包,還向那些排隊看病的小孩子發一個紙袋,裡面是他們捐贈的錢。原來是一家蛋糕店的員工,他們被利茲納的精神所感動,他們公司的員工來到醫院為這裡看病的兒童奉獻愛心。

9月17日上午,利茲納紀念堂來了一群穿著考究的人來悼念。他們是一個商業組織總裁俱樂部(CEO Master Club)的成員。負責人沈柏任介紹說,組織有660名成員,這次部份成員相約一起來紀念利茲納醫生。

來自印刷企業的華人女企業家巫雪波說,因為利茲納醫生是英雄,他的事跡感動每一個人,我們作為一個總裁俱樂部的成員,我們彼此學習管理企業,如何做好生意,同時也要奉獻社會。她說,這次來紀念他,成員共同捐了6000美元給坤塔帕醫藥表達愛心。

另外一位做電腦監控設備的華人企業家黃洪耀說,他周圍不少朋友的小孩子來這個醫院看病,這裡醫藥都是免費的,孩子得到很好的照顧,“在這裡可以感受到醫生的愛,我們是懷著感激的心情來紀念他。我認為企業家都向他學習,肩負起社會責任。”

不但柬埔寨人民紀念利茲納,在瑞士他的故鄉也紀念他。瑞士的官方網站“瑞士資訊”也報道了利茲納醫生去世的消息。瑞士兒科醫生和音樂家利茲納醫生被授予“年度最佳瑞士人”稱號。他也是在柬埔寨工作而聞名的大提琴家,他在一次嚴重疾病後去世,享年71歲。

睹遺物思其人本地華人美旋女士回憶說,有一次在路上看到利茲納醫生開著一輛很老的車,那個車大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車。

幸運的事,在記者後來再去採訪,看到在紀念堂的門外面放著一輛白色的車子,這輛汽車就是利茲納醫生當年開過的車子。常言道睹物思情,記者拍下了這輛白色的老汽車。汽車停在紀念堂那裡,仿佛準備隨時待命,等著主人利茲納過來發動他。

記者希望拍到利茲納陪伴醫生眼中陪伴他一生的“妻子”--他那個珍貴的大提琴,但是告知是在暹粒分院放著。

一生喜愛音樂

利茲納去世了,也留下了很多的故事,也有關於他的書籍,還有三部紀錄片,這些都可以在網站上查詢到。包括他演奏的大提琴的音樂CD,記者有幸得到一盒CD。我打開CD唱片,插入光驅中,邊打字邊安靜欣賞他演奏的大提琴音樂,其中有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作品——E小調奏鳴曲。聽利茲納醫生的大提琴音樂,仿佛是聽到他的心聲,那斷斷續續,高高低低而有悠揚的琴聲,似乎是在表達他的希望——未竟事業還要繼續……

利茲納CD的所夾帶的彩頁中介紹了他為什麼要出版這張CD。他表明主要不是為了募集資金,而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從這些古典音樂中學會饒恕。他也不不否認,出CD目的也為了能夠的得到人們的理解,以至於幫助到醫院的財政。

傑出“外交家”與商人

利茲納不但是醫生和大提琴家。也是傑出的“外交家”。他曾通過瑞士的衛生組織官員,希望能夠給世界衛生組織提出建議,對於一些貧困國家特殊的醫療政策。

利茲納醫生也是精於算計的商人,他募集的錢都是通過瑞士的基金會,用於醫院的醫療費用,大約40%以上的錢要去採購藥品。他為了控製成本,不願意通過衛生部門部份來採購藥品,也不願意從捐助國瑞士來採購。很多人也會因此置疑他的行為。他讓醫院工作人員從泰國採購藥品,利用柬埔寨政府和泰國政府簽訂的協議,採購藥品相比性價比最好。

在他認為,從泰國採購可以省很多的錢,因為泰國是除了菲律賓之外,藥品價格最合理的國家。他不但會募集資金,更在資金的管理上也是精於算計,節約每一筆資金。

面對質疑
醫院今後路如何走?

坤塔帕花兒童醫院對經濟上的依賴性,導致世界衛生組織和某些非政府組織反復批評他。很多人質疑:如果沒有利茲納,沒有他的名氣和魅力,坤塔帕花兒童醫院可以募集到資金嗎?

由總理洪森發起的柬埔寨坤塔帕花兒童醫院基金會,決定於2018年資助坤塔帕花兒童醫院基金1500萬美元,也會繼續提供基金援助,支持兒童醫院正常運作,特別是有關病童和產婦的醫療福利。

韓蘇堤副院長表示,利茲納醫生的奉獻精神已融入坤塔帕花兒童醫院的企業文化,雖然利茲納去世了,但其精神仍支持著醫院的正常運作。

利茲納醫生的精神,感動著柬埔寨的每個人。希望每個人都能夠祈禱:完成利茲納的心願,讓坤塔帕花兒童醫院能夠向前發展。

一個中國的評論人士說:利茲納的影響力是巨大的,能夠讓這麼大規模的醫院不靠病人收費,免費醫療維持25年來運作,這本身就是奇跡。這樣的醫院在世界上,也是獨一無二的。很多人有錢,但是不一定能夠做好慈善,因為這些募集來的錢需要管理,需要人員運作。如果有一個環節出問題,導致慈善資金被濫用,這個慈善就會被人質疑。就不能長久運作。反駁“奢侈醫療”理論多年來,坤塔帕花醫院主要是靠利茲納醫生“支撐”,為了籌措醫院經費,利茲納奔走故鄉瑞士,演奏大提琴、拍攝記錄短片、自製繪本等募款。

利茲納,堅持要讓柬埔寨貧童,享有和富有人家孩子及歐洲人,一樣的醫療照顧。然而,這樣的作法卻不獲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衛生機構的認同,批評醫院是在提供“奢侈醫療”服務,將面對持續營運問題。

這樣的批評引來利茲納的反擊。1998年,利茲納自費刊登報章廣告,指責世衛組織犯下“消極大屠殺”罪,挑戰該組織捐出全年預算,以在世界各國建立200座坤塔帕花醫院。

“對飽受貧窮折磨和等待拯救的兒童來說,坐在辦公室的專家提出的理論和疑問,是毫無意義的。”

近年來,柬埔寨經濟快速發展,叫價百萬美元的超級豪華房車登陸柬埔寨,成為富豪“炫富”工具,也引起利茲納的反感。

2014年,利茲納在報章上刊登了一項聲明,標題為:“勞斯萊斯的羞恥;柬埔寨超級富豪和寶馬(BMW)的羞恥;資本主義野蠻慾望的極點”。

“現在,你可以在柬埔寨買到勞斯萊斯了。何以這些人這麼有錢?”

他說,當大部份柬埔寨人民仍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歐洲車廠卻向這個貧窮國家推銷豪華房車,無疑是在刺激資本主義的野蠻慾望,滿足超級富豪炫耀財富和權利地位,卻不顧貧苦百姓的死活。

“八成病童如果沒有住院,就會隨時喪命;上千人如果被我們拒收,他們可能會殘廢。為了挽救這些生命,我還在四處討錢,但這個國家已開始銷售勞斯萊斯。真是令人噁心!”

採訪手記

這些天我採訪醫院的醫生,包括藥房人員,包括護士,還有電器工,他們很多人都是在這裡工作20年,他們都是這個醫院的見證者。他們也都被利茲納醫生所感染,每個人都很友好,都很謙卑和善,從他們身上能夠感受到這個醫院的文化。

陪同我在醫院採訪的華人醫生李世武是客家人後代,他上了八年的醫學院,到這裡工作四年多。他在臉書(FB)上寫著“努力工作為了兒童的醫生”。他的臉書上轉發有副院長韓蘇堤發出的一首紀念利茲納醫生的歌曲,名字是“May you rest in peace,Dr.Beat Richner”(你可以安息了,利茲納醫生)。

和李醫生接觸過程中,我感受到他的認真和責任,他下班之後還用網絡耐心地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醫院裡面有一個靈魂保護著大家,那就是利茲納醫生。雖然利茲納去世了,他的精神影響了許許多多的人,不單單無論是醫生、護士和普通工人,他的精神也影響著很多的病人,甚至是社會上未曾謀面的普通人。

幾天的採訪,記者看到很多人都是帶著深深的敬意來悼念利茲納。有的人是雙膝跪在遺像前,有的是讓自己的孩子跪在遺像前,默默祈禱,表達他們內心的感激。

醫院的護士農米達,為了紀念利茲納而捐贈了一條粗粗的金項鏈。他跪在利茲納遺像前表示哀悼,然後起身向醫院的院長下跪。在採訪他的時候,他的眼淚流出來,一度哽咽而說不出話。他表示利茲納永遠都活著。

利茲納,獨一無二兒童的英雄!是柬埔寨的英雄,也是世界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