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建筑工人故事

  • 建筑工友在午休時間一起用餐。(柬埔寨星洲日報)

  • 達高索:建筑工人工作和收入不穩定。(柬埔寨星洲日報)

  • 威斯那:因受教育低被迫當建築工人。(柬埔寨星洲日報)

  • 柬埔寨全國估計有20萬名建筑工人。(柬埔寨星洲日報)

  • 工人們在午休時間離開建築工地回宿舍。(柬埔寨星洲日報)

  • 威斯那在建筑工地當水泥匠。(柬埔寨星洲日報)

全國首善之區金邊市這十年來可謂發展迅速,日新月異,高樓一棟棟拔地而起。高樓大廈作為城市與工商發展的指標之一,無疑已改變了金邊市的面目,不同功能與層級的高樓,為市區增添了更多商業活動空間與生活機能。

高樓的建成從無到有,從下至上,過程結合了各界力量,包括國內外開發商與建築公司的投資,以及當局的監督等,在這當中還有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就是在工地裡默默付出汗水的建築工人。

目前在金邊市工作的各領域建築工人,有些來自中國,有些來自越南,當然也少不了本地籍的工人。這群柬籍工人多數是所謂移民工,他們離鄉背井,從較少工作機會的外省來到首都,寄居工地,在此付出體力與技能,掙取不高的收入來養家活口。

本報記者日前走訪工地,向暫時寄宿在工地的工人了解他們的生活與工作的點點滴滴,從中體會到他們的辛勞。

多屬臨時工
工作收入不穩定

來自馬德望省特摩高縣的達高索(42歲),在金邊當建筑工人已10年了,投訴建筑工人長期面對工作和收入不穩定難題。

“我們面對很多問題,主要是工作和收入不穩定,一下雨工地就要停工,我們就沒錢賺了。”

目前,達高索日薪為3萬柬幣(7.50美元),其妻子也是在工地打工,日薪為2萬柬幣(5美元),連同兩個孩子都是住在工地。

“我們一家人每天花在食物的開銷約2萬柬幣,幸好住在工地不用交房租,才減輕我和太太的負擔。”

達高索稱,由於目前是雨季,工地經常是停工,一家人只能靠省吃儉用捱過沒工作的日子。

“有時因為手頭緊,只有向工頭借錢,等發薪水時再從中扣除。”

子女未入學
未來或步父輩後塵

他感嘆,因自己沒上過學,只能當建筑工人。現在又因沒有能力供兩個孩子讀書,將來他們只能步其後塵,當上建築工人。

由於大部份建筑工人屬於臨時性質,沒有向國家社會保障基金局(NSSF)注冊,因此一旦因遭遇工地意外而受傷,醫療費一半由工頭負責,另一半則須自己承擔。

缺意外保險
工作時提心吊膽

來自暹粒省的威斯那(26歲)也是因受教育低,而被迫當上建筑工人。

目前,威斯那和妻子都在建筑工地打工,兩人日薪為5萬5千柬幣(12.50美元),而每天食物開銷則為2萬柬幣(5美元),其小孩則是交由在家鄉的岳母照顧。

“我只讀過1年級,因為知識不高,所以只能來到金邊當建築工人。”

他說,由於工人須自行承擔一半的工地意外醫療費,因此工人工作時都是提心吊膽,擔心會出意外。

建筑工人缺乏社會保障

在柬埔寨四大經濟支柱中,建筑業在近年來增長最快速,成為推動國家經濟的火車頭。

根據柬埔寨國土規劃和建設部公布的數據,在過去5年來,建筑業投資總額增長超過100%,即從2013年的27.73億美元,增至2017年的67.99億美元。

在大量外資(特別是中資)涌入下,金邊大型商業和公寓項目如雨后春筍般崛起,據估計,目前全國共有20萬名建筑工人,其中一半是在金邊。

柬埔寨發展研究院(CDRI)調查柬建筑工友工資增長趨勢發現,自2012年以來,建筑工人工資便不斷上漲,當時非熟練建筑工人日薪為1萬1078柬幣(2.77美元),增至2017年的2萬0371柬幣(5.09美元);而熟練建筑工人日薪則從1萬3743柬幣(3.44美元),增至2萬4951柬幣(6.24美元)。

建筑工友工資也比其他行業也要來得高,例如三輪車夫(2017年)每天收入為1萬柬幣,餐廳侍應生為8190柬幣(不包括津貼和小費),稻田工人為8132柬幣,成衣工人則為1萬4275柬幣。

然而,大部份建筑工人屬于“臨時工人”,不享有固定工資、津貼和醫藥福利,這使到他們的收入和生活缺乏保障。

許多建筑工友目不識丁或學歷低,加上在職培訓機會非常有限,幾乎不可能通過掌握和提升技能來改善職業前景和收入。

此外,建筑工人工資上漲,主要有賴于外資涌入驅動的房地產投資熱潮,鑒于目前金邊公寓市場已出現供過于求現象,房地產或將進入調整期,對建筑工人需求也將減少。

為了讓建筑工人生活更有保障,政府應盡快公布來自非正式領域(包括臨時建筑工人)納入國家社會保障機制的措施,讓全國150萬名非正式領域工人也可以享有意外和醫療保險保障;政府也應在《最低工資法》框架下,盡早著手制定建筑領域的最低工資,讓建筑工人收入更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