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你怎麼看?

  • 選民攜帶孩子一起參加投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一大早大批選民到投票站排隊等候,以投下神聖一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進入投票前,投標站工作人員核實選民身份。(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柬埔寨全國大選的流行手勢,示出沾墨汁的食指。(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森總理示出沾墨汁的食指。(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耐瑪偕夫人在投票後,一起展示沾墨汁的食指。(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投票後,您的食指沾墨汁了嗎? (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沾了不褪色的墨汁食指,與僧侶的袈裟橙色,相映成趣。(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選民們忙於查閱選民冊資料。(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住院留醫的女選民,也在家人扶攜下,吊著點滴前來投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選舉官向一名婦女講解畫選票的規定。(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大選期間,外國人如何看待柬埔寨國會選舉?對於柬埔寨將來的局勢如何預測?對柬埔寨的社會穩定是否仍然保持信心?外國人擔心甚麼?

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不同身份的外國人,以及本地華裔與高棉裔人士(人名均為化名),整理出內容,揭示大選期間不同的聲音。

外國投資者考量局勢

賀先生1998年來到柬埔寨,他經歷了柬埔寨的五次大選。他認為現在柬埔寨的局勢比較穩定,對於外國投資者來說是個很關鍵。

據賀先生觀察與分析,目前人民黨具有很大優勢,人民黨應該還得到了周邊國家的支持,包括中國和越南政府支持,從現在的政府和臨近國家的頻繁訪問可以看出關係緊密。

他說,歐洲儘管在柬埔寨有一定影響力,包括日本也對柬埔寨政治影響,但這些都不能夠影響到柬埔寨政局。他認為洪森的政治能力爐火純青,和中國關係很鐵,中國多個領導人這兩年訪問柬埔寨,儘管西方媒體宣傳西方的自由民主,洪森不聽西方的擺布。

對於商人來說,賀先生表示希望未來五年能夠安心去做自己的事。

他說,大選結果至關重要,國外投資者怕政局不穩定。

他回想上次大選前沈西良回到國內,後來反對勢力發生暴力手段,他的一個朋友的工廠圍墻被暴徒推倒,讓工人罷工遊行。所以那個時候外國人都很緊張,他感到這樣的行動是很暴力的。這個對於國家發展非常不利。

他認為老百姓有的沒有能力判斷,反對者的聲音到底是否真實。

賀先生說他曾經問起一個去年鄉選中投票給反對黨的人,對方表示也不是贊成反對黨的政治理念,總之是希望有一個反對黨來警示執政黨,因為他認為人民黨做得不完美。

賀先生認為,現在這20年的和平了,安定團結很重要。

不宜開空頭支票

他說,有的人為了個人利益,去承諾開空頭支票。

他舉例,比如有政黨許諾工資開300美元,而現在工資底薪是170美元,如果加上各種補貼和加班費等,也差不多在250元和300之間。如果工資真調整到300元,老闆實際支出差不多就在500至600美元,這樣工資和泰國持平,比越南還要高,就沒有投資者來了。

他表示,對於老百姓來說,沒有工作了,接來來會不會引發社會事件?最終損失的還是老百姓。

生意人避政治風險

台灣人鹿先生在1993年柬埔寨第一次大選前就來金邊做生意。那次大選前他去到越南躲避,等局勢穩定後才回到金邊,後來每次大選他都要離開柬埔寨,等局勢穩定。

他提到,柬埔寨每次大選外國人都擔心,做生意的都要避開這個政治風險,有錢的柬埔寨人也會到國外躲避風險,等大選結束社會穩定之後再返回金邊。

他說,現在看來,今年大選對外國人影響不大,只是晚上人出來消費的少了,感覺本地人還是有些緊張。

總體來說,鹿先生認為,這次因為政黨人民黨佔據優勢,選舉結果不會有大的變化。

政治人物應負責任

身為外來投資者,他表示希望柬埔寨局勢穩定,經濟繼續發展。

他談到台灣的政治之前也是國民黨一黨專政,後來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開始實現民主選舉。如果柬埔寨現在的經濟發展不上去,某反對黨稱執政後將提高工人的工資到300美元,這是不負責任的,根本就是放空炮,是沒有政治能力的表現。

他說,如果經濟不能夠發展,工人效率無法提高,工人工資繼續上漲,外國的工廠都要撤退。所以,如果執政黨人民黨能夠繼續執政,對整個柬埔寨的經濟發展有穩定作用。

他說,某個反對黨稱執政後要收回越南的下柬地區(曾經屬於柬埔寨的),這些言行其實是違背國際法的。和越南早已劃定過國界,這樣發表一些挑起事端的言論是不理智的。很多老百姓並不明白這些道理。

他說,政黨如果是不負責任,隨便許諾,執政後更是不能夠兌現。

他認為柬埔寨目前政治穩定,希望能夠繼續保持下去。現在他也不擔心柬埔寨大選,認為變數不大,否則,他會如以前一樣出國避一避。

要看將來的

某家台灣餐館的老闆雅各先生來金邊8年了。

他說,之前大選都有小小的衝突,現在社會非常穩定,柬埔寨在慢慢的改變,只不過速度是有點慢。

“我們要看將來。就如選擇投資項目,要找到適合自己的,否則會虧得一塌糊塗。

改變需要時間

馬來西亞籍華人李先生說,他對於柬埔寨政治關心不多。認為目前政治變數不大。沒有強大的反對派,柬埔寨的政治還屬於比較穩定。

他認為,馬來西亞在國民陣線執政60年後才發生變天,估計柬埔寨也需要一定時間。

發展社會要考慮長遠

來自中國廣西的年輕人黃先生在金邊做房地產銷售,他常常看網絡新聞,關注柬埔寨的大選,他感覺不到金邊政黨大選有甚麼新鮮的。

他說自己是做銷售賣期房。現在期房許諾很多東西,如果柬埔寨政治上發生變化,很多東西就會無法預料。房地產公司也是如此,所以,對房地產投資者來說,不是只講好的,還有很多潛在風險也要讓用戶知曉,否則後續很難取得信任。同樣政治家玩弄政治,畫餅充饑,不考慮長久的社會發展,都是短期的。

黃先生希望政黨提出競選理念做事情,要考慮長遠的,否則會無法兌現。

選擇有能力者上台

新加坡華人史先生對於政治和歷史特別感興趣,他認為新加坡模式是非常成功的。

史先生認為,無論哪個政黨上台,如果不發展經濟,都是欺騙老百姓。政府需要制定政策,治理腐敗,是靠各種制度約束。

史先生說,要選擇有能力的人上台,誰有能力吸引投資,發展經濟,就應該投誰的票。這樣,政府公務人員成為一個很好的職業,沒有人敢貪污腐敗,這個國家就會走向成功。

“如果政黨沒有發展經濟的具體措施,不能夠使柬埔寨經濟發展保持增長,提出競選政治綱領都是空中樓閣,愚弄百姓的行為。”他說。

本次大選比較平靜

俄羅斯市場做服裝生意的中國人章先生在柬埔寨18年了。他經歷了三次柬埔寨大選,之前每次大選都有各種的遊行示威,並有小衝突發生,這次大選社會比較平靜。他認為局勢比較穩定,洪森應該是會繼續執政。對於外國人來說當然是好事。

香港人許先生在金邊居住有兩年,他直言不諱說,本屆大選沒甚麼懸念,人民黨會勝利。

祝柬政治穩定

來自美國的皮特先生對政治的評價是“虛假”。他認為,無論是美國的大選,還是柬埔寨的大選,都是虛假的。

問及他認為哪個黨會贏得大選,他說柬埔寨只有一個政黨存在,就是洪森的人民黨,記者提醒他本屆有20個政黨參選,他說:“no,only one”(不,只有一個)。

本地人看大選某反對黨短視做旅遊業的本地華人林先生講,某反對黨在西港遊行,認為西港中國人炒高了房價,西港賭場多中國人鬧事,並且他們以此反對中國人來投資。

他說,這些是短視的做法,任何排斥外國人,或者歧視某個種族的政黨都是不明智的,是沒有政治遠見和能力的表現。發展經濟要對外開放,中國在改革開放時期也是如此。

只盼社會穩定

烏亞西市場的水果商販林先生說,他知道有20多個黨派參選,但知道名字的只是兩個政黨。

他向記者表明也只是做做生意,不太關心政治。當時在旁的媽媽提醒他,不再說了。

後來其母親說:“我們老百姓就做生意,也沒有能力去參與政治,只是到時候我們會去投票。至於誰當選,我們也管不了。只是希望能夠社會穩定,不要再打仗,人們有飯吃,安居樂業。”

希望政治穩定

奧林匹克運動場,鍛煉身體的張阿姨說,她是老師,希望政府能夠繼續保持穩定,並會去投票給人民黨。

“畢竟政治穩定了,學校學生才能夠安心學習,老師才能夠安心教書。否則亂起來,大家都不好過。之前大選很多華人都要囤積糧食,汽油,現在形勢穩定,不用了心慌了。

低調談論政治

在烏亞西市場附近賣包子的華人龔伯伯說,他在這裡賣包子20年了,他希望局勢穩定,生意做下去,養家糊口。亂起來,街上都沒有人走了,華人會首先受到衝擊。

龔伯伯認為人民黨畢竟執政多年,有一定的經驗。如同他的包子,他的老顧客都很熟悉他,相信他。新來的顧客也是要嘗過他的包子之後才發現很好吃,就以後會光顧。

有些事情不便說

戴高樂路上賣眼鏡的李阿姨,面對記者問她大選怎麼看,支持哪個政黨時,她很警覺的說,這個哪裡能說,這個不說的。絲毫不願開口講論政治觀點。

70多歲的華人方先生,記者之前在中央市場見偶遇他,他很有知識,對於中國的政治文化歷史很瞭解,對於社會事情的根源看的很透徹。

這次記者聯繫他希望談下大選看法。他表示自己不關心政治,他已經退休十多年了,不想去談論政治。

在柬華理事總會工作人員金先生說,他個人認為這次選舉問題不大,政治穩定,更加穩定,沒有甚麼變化。比前幾年形勢更加好,物價方方面面都很穩定。

他說,華人希望國家平穩,華人才能生存發展。

“我支持人民黨”

戴高樂路上一家藥店的華人田老闆說,他現在退休了,生意都交給孩子,他每天去給人民黨拉票。他說一不要工資,也不要報酬,就是希望有一個穩定的生活。

“之前在紅高棉時期幹活沒有吃的,很多華人都死了。現在能夠去給人民黨拉票,是為了讓人民明白,甚麼事重要。有的人願意支持人民黨,有的支持反對黨,我們就給他講現在的經濟形勢,交通發達,晚上不用擔心安全。讓人民認識到政治的穩定,可以使經濟發展。”

他指出,現在也有很多外國投資,包括中國投資者,都是來幫助柬埔寨發展經濟。他認為要制定好的政策吸引外來投資者,並且還要幫助貧困人民,他們平時過節會去給貧戶送大米和油,幫助貧困家庭。

俄羅斯市場商販林先生已退休,目前在潮州會館服務。他回答記者提問時毫不遮掩,干脆有力的說:我堅決支持人民黨,人民黨必勝。

看好人民黨

在一家咖啡店門口,高棉裔本地人索羅開門見山地說,他希望人民黨取得大選勝利。

索羅是做銷售的,他說,他為中國老闆打工,之前上大學學英語,後來工作了學習中文,現在底薪是700美元,加上提成,每個月1000多美元。

他說,如果不是中國人來做生意,他工資很難拿到這麼多。索羅認為人民黨和中國政府關係好,中國投資者就會更多來投資。他希望政府以績效保持穩定。做維修生意的高棉裔本地人阿德告訴記者,大選他準備去投票,到一所學校投票,問他投給哪個黨派,他笑而不答,只是兩手拍巴掌兩下。

一個曾經在駐中國大使館工作的本地人大忠只用一句話來評價大選:NO doubt CPP win(毫無疑問,是人民黨贏)。

採訪手記

匿名採訪打消顧慮

記者在金邊街頭隨機採訪了幾十人,有的人不願意回答記者的這些問題。他們認為政治不關自己的事情,不想去評論。

有些外國人覺得不瞭解柬埔寨政治,不好說。

也有一些人是有顧慮,擔心將來會引起麻煩。

記者採訪過程中告訴他們,談大選話題是為了瞭解一些民眾看法,現在世界各國都在關注柬埔寨大選,是一種社會熱點看法的調查,不需要真實姓名,匿名採訪。

如此打消了部份人的顧慮,才有了以上這些採訪內容。(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