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s Of Cambodia藝術生活色彩繽紛

  • “柬埔寨色彩”畫廊位於暹粒市酒吧街。

  • 為醫院裡增添色彩,淡化森嚴和冰冷。

  • 學生在課堂搓捏,發揮巧思。

  • 藝術滋養生命,調劑生活。

  • 助學金資助計劃始於2012年。圖為大正學校。

  • “柬埔寨色彩”創辦人Bill(右),以及來自馬來西亞的義務老師兼經理許佩瑤(左)。

  • 贈送Sokoun老師的作品予文化藝術部代表傑諾潼。

  • 來自美國、馬來西亞以及本地的朋友出席慈善畫展開幕。

  • 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生命的色彩。

編語:倡導藝術教育並為弱勢孩童與少年提供免費藝術教育的暹粒“柬埔寨色彩”(Colors Of Cambodia),於3月24日至4月24日在其畫廊舉辦畫展,為組織募集資金,以及進行系列社區活動。

來自馬來西亞的義務老師兼畫廊經理許佩瑤(Honey Khor),撰文描述“柬埔寨色彩”提倡藝術教育、藝術生活的理念,以及助學和舉辦本次畫展與社區活動等歷程。

暹粒與我

在遊客的心目中,暹粒會是充滿歷史文化古跡的城市。神秘的吳哥窟和枝葉濃密的樹林,樹根盤繞古建築的大樹,陽光從枝葉的縫隙鑽進來,一條條的金柱,在林裡閃爍,樹影婆裟,樹葉起舞,讓人感受生命的力量和歡欣。

2007年,我來到了這個國家,冥冥之中注定了我的人生軌跡和柬埔寨王國之間的關係。那一年,我逛了舊市場,走在暹粒的酒吧街,昂起頭,我看到對街有間店寫著大大“ART WILL SAVE THE WORLD”的格語。不經思索,我就往那走,就這樣,我情牽暹粒,不離不棄了!

當我在古跡區行走時,耳邊不時響起細聲,你要買這個手鐲嗎?跟我買圍巾好嗎?孩子們在兜著遊客賣東西……當我乘坐的車子慢慢的遠離市區,映入眼簾的景物是越來越簡陋的村落。沿途所見的田園茅草屋,讓我的思緒飄蕩。

“在這樣的環境,人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呢?簡陋基本的家庭生活,衣食吃住就在這麼小小的一個空間。孩子們如何在貧困家庭裡生活?”

讓我難以忘懷的是學校裡看了令人心酸的赤腳孩童,住在茅草屋裡純樸的農民,塵埃滿臉兜賣紀念品的小孩,以海為家的漁民,赤腳走路上學和用樹膠袋子裝書本的孩子。

我心疼遇見很多年紀稚幼的小孩沿街收拾紙皮、罐子,或者靠兜售物品討生活,而不是在校園渡過。這一切讓我不斷的重回暹粒,尋找生命的意義。

回到2003年

在暹粒這個充滿藝術和古跡的城市裡,有一所叫做“柬埔寨色彩”(Colors Of Cambodia)的畫廊,牆上所掛著的每一幅作品有著獨特的風格,和夜市及市場上擺賣的畫作有很大區別。

“柬埔寨色彩”畫廊是在2003年成立的藝術慈善機構,由愛心滿溢的威廉‧金特里(William Dewey Gentry,昵稱Bill)創辦。Bill畢業於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主修純美術,曾舉辦多次畫展,並獲得獎項。

Bill是充滿熱忱而富有愛心的“藝術商人”,有家族生意要經營,經常飛往各地經商。儘管如此,他還是會抽出保貴時間回到暹粒授課,監督孩子們的進度,捐款及購買美術用品給學生。

15年來,Bill不間斷地把美術課帶到暹粒的學校,就是希望讓孩子們有手握顏色筆塗鴉的機會。

Bill發掘到有藝術天份的孩子,就會鼓勵他們繼續到“柬埔寨色彩”學習更多繪畫技巧。畫廊會替孩子們出售他們所完成的作品,再把局部所賺取的錢作為孩子們升學的基金和購買美術用品。

我和Bill都希望他日會有更多擁護和扶持藝術的藝術愛好者,會從另一個角度為藝術做出貢獻,讓藝術點燃生命,感動心靈,提昇生命素質,提高人生品味。

志工與老師

“柬埔寨色彩”慈善組織在3月20日至27日主辦籌款畫展開幕儀式和社區回饋活動。馬來西亞的志工和老師在不同的日期抵達。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從吉隆坡買了美術繪畫工具和顏料、文具、食物、玩具等給畫廊和學生。

未到柬埔寨之前,我翻開畫室裡的相簿,一頁頁的向我在馬來西亞的學生們解說,要他們收集一些玩具和衣褲,他們的反應及表情各異,尤其是看到照片裡赤腳上學的小朋友,穿著校服兜售物品的小男孩,住在家徒四壁的茅草屋。

問題開始一連串,例如“學生可以穿拖鞋去學校嗎?”;“沒穿鞋腳不會痛嗎?”,較大的孩子則問:“為何他們會這麼貧窮呢?”;“為甚麼父母有工作卻賺不到錢?”;“小朋友要幫忙父母工作,有時間作功課嗎?”……天真的孩子,天真的問題。我會心一笑,因為目的已經達到,我給孩子製造省思的機會,看看他人不一樣的成長過程。

這十年來,我每一次回來“柬埔寨色彩”,都會跟隨老師到學校教畫。每一次,我的目光總會跟著一雙雙的赤腳,嘻嘻哈哈在眼前追逐崎瘦的小身子。在這裡教學不時讓我反思,現在還有多少孩子沒機會受教育?沒受教育的他們未來會怎樣?

我難免也想起馬來西亞的孩子們大部份都吃飽穿暖,有吃不完的雪糕,走不完的冷氣商場,打扮入時,穿戴各式的玩意,乘坐舒適的汽車,享用麥當勞和肯德雞,所擁有的一切真的很多。

我對一起來當義工的朋友說:“在我們忙碌的生活中,可以抽出些許的時間,付出一點金錢為這些貧困的孩子做些許事,換來的是買不到的心靈提昇和精神上的滿足,也會對人生的價值觀有些新的詮釋。”

當我們不知不覺的在物質上的追求越來越多的時候,知足及惜福慢慢的不知去了哪裡。

鄉區的孩子在大自然裡玩樂成長,擁有寬廣自在的山野童年,與我們的孩子相比之下,這何嘗不也是個快樂的生活。我不斷思考生命的意義。

把美術帶到社區

抵達暹粒的第一天,我帶著大隊到“柬埔寨色彩”,和學生老師們打招呼及確定那幾天的行程。踏入畫廊,眼見師生們很認真地在忙著做最後的修飾工作,這是很感人的畫面。

第二天,我們一伙人到郊外的古跡寫生,隔天早上到“吳哥兒童醫院”畫壁畫。大隊裡有馬來西亞的畫家Jade Leong、Navamani和我,還有星兒畫家潘哲軒及其媽媽賴美霞,奶爸營養師親子作家兼旅遊達人Dino Goh及其家屬。我們一人一筆,把醫院裡供用食品部門的蒼白牆壁變成色彩繽紛。

“柬埔寨色彩”的師生和志工自2014年陸陸續續完成了好幾幅壁畫,護士,醫生和病人都很歡喜看到醫院裡增添了不少色彩,不再森嚴和冰冷。候診室裡的壁畫,有藍天白雲,樹林和動物;在兒童病房,有綠色的草地和開心玩樂的小孩,這讓病房充滿溫馨的感覺。在早產嬰兒室,有花朵和媽媽擁抱著孩子溫馨的畫面,這讓有些憂傷的父母感到一些體貼和暖意。

大人小孩都被牆上美麗的畫面吸引,紛紛向我們展示他們喜悅的心情。

3月25日上午8時,“柬埔寨色彩”的Sokoun老師陪伴我們乘坐半小時的嘟嘟車到20公里左右的大正學校(Thai Zo)教美術手作。

抵達學校時,得到助學金的學生已在課室裡等候我們。學校的硬體設施比往年好了很多,這多虧各企業和慈善團體的支持和幫助下建設和修復校舍。26日,我們乘坐兩小時的車,到80公里外的薩曼棋學校(Samamki)。

學校還是無水無電,班上的光線也嚴重不足,我們踏入課室的那一刻,一雙雙大眼睛直盯著我們。孩子們嘰哩咕嚕的問老師們一些問題。我們聽不懂,瞪著雙眼,傻笑地望著眼前滿臉好奇的小朋友。Sokoun老師把我們介紹給孩子們。

這一趟,我們帶來了鎖匙扣手工製作,在Sokoun老師的翻譯和志工老師的協助下,孩子們都開心地搓搓捏捏製作。有些很開心很興奮,有些則含羞答答而表情靦腆,也有的靜靜地坐在一角,帶著淺淺的微笑……志工老師們握著手機和相機把這一切攝入鏡頭。

來自Jungle Gym的Tan Loon Phock及家屬從馬來西亞帶來了一大箱的禮物送給孩子。一個小小的禮物帶給了這些孩子大大的驚喜和歡樂。無論在甚麼環境下,孩子童年還是充滿色彩的,在追逐玩樂,畫畫手作的時候,是快樂的。

“柬埔寨色彩”接觸鄉區孩子們的原因,是要讓他們可以有機會透過畫畫,抒發心扉,展現自己的才華。或許在未來可以變成一技之長,為自己謀生,改善命運。當孩子們完成了鎖匙扣手工製作,Bill把帶來的吉他彈彈唱唱,美術和音樂一樣散發歡樂。

幫助孩子就學

2012年,我帶了一班學生和家長來到大正學校,給柬馬兩個國家的孩子做藝術交流。這活動讓家長們也留意到好多當地的學生用樹膠袋子裝書本,赤腳或穿著破舊不堪的涼鞋的孩子。

在回旅館的路上,家長和我的學生不斷地提問題,都想多瞭解這些孩子們的成長環境,當大家聽到很多學生在八、九歲會停學,只因為家裡沒能力賺取足夠的金錢買校服。停了學的孩子就會在家幫忙照顧弟妹或開始幫忙家裡謀生。巴士上驚訝難過的神情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就這樣,在這班家長的大力支持下,我開始了助學金資助計劃,38位學生在校長的遴選下得到助學金。參與者都是認識的朋友,所有助學活動在6年裡,從38位學生增加到158。

大家很欣慰可以出一點微薄之力幫助到有需要的孩子。我們都希望可以延長這些孩子上學的機會。畢竟,教育可以為孩子帶來知識,更多就業機會和提高生活水平。

其實扶貧助學的孩子們所需要的不多,城市孩子一頓晚餐,一次電影,一個玩具,一次玩樂等的費用,就已足夠支付他們開學前所需要文具書包校服和書包。這個助學活動讓我知道甚麼是家徒四壁,每一次的拜訪受益學生的家,都讓我有很深的體驗,這些孩子讓我學會知足,珍惜和感恩。

門口掛著破舊不堪的布塊,生繡的鐵鍋在幾塊凌亂的石頭和磚塊上,竹片架成的的床,床上凌亂的擺放著灰灰暗暗的被子和衣服……這是讓我心酸,也是讓我不斷回來的原因。希望這助學金資助計劃可以幫助到更多好學的孩子。

走在這義務老師的路上,我看到了鄉下孩子的貧困生活,我想我們就是有責任要一步步地帶領年輕的一代走向關愛他人之道,也讓“分享”的種子在大家的心中萌芽。

無論未來的日子如何,我依然相信這些孩子可以在精神上會找到自己的桃花源。大部份的家庭懂得悠閒不疾不徐的幹活,閒來無事樹蔭下乘涼,烈日之下認真做事,而臉上仍帶著笑臉。這簡單平凡的生活何嘗不也是“幸福”?沒有炫麗的表象,也即是真實的一面。

不忘初心

忙完了戶外寫生,醫院的壁畫,到學校教美術課,也就到“不忘初心”(Art from the Heart)慈善畫展開幕(3月24)的前一天。畫廊的每一個成員都在分工合做,忙著為完成的作品裝框,掛畫和貼票簽。

畫室裡所有畫作的水准令人震撼,更難以想象有些畫作是出於十多歲的孩子。大多作品技巧成熟,各有千秋;有的細膩入微,色彩豐富,也有色調幽暗,色調柔和及對比強烈的。來賓可以從獨特風格的作品中感受到學生和老師們的生活和心情。

畫展開幕當晚場面很熱鬧,很榮幸的有特地從馬來西亞特來出席的企業家Annie Watt女士和Pua Tiong Hoo先生及家屬,教育工作者Beh Lay Poh小姐和材料報價分析師Eng Chiew Hoon小姐,還有居留在馬來西亞但這兩年也回歸暹粒成立社區發展的組織Vuthy Tiang先生,超級奶爸Dino Goh和家屬,馬來西亞著名游樂場Jungle Gym的代表Tan Loon Phock一家六口的支持。大家都感到非常高興,親睹這些有機會修習繪畫技巧的學生開始在藝術領域發展而成為有夢想的青年藝術家。

文化藝術部代表傑諾潼先生在開幕致詞中表示,藝術是國家文化藝術發展裡重要一部份,所以有需要把柬埔寨的歷史文化遺產透過創造表達傳承下去。他感謝每一位佳賓把柬埔寨的藝術帶回他們的國家,分享他們的故事。

“吳哥兒童醫院”行政部門副主任Lor Vary在致詞中感謝“柬埔寨色彩”的學生和來自馬來西亞的志工老師奉獻時間和精力,不斷把色彩帶到醫院去,讓醫院裡的每一人都可以接觸到色彩,讓人感覺歡樂的氣息。

簽名儀式後,Bill彈起吉他,帶領“柬埔寨色彩”成員為大家呈現他製作的歌曲Sok Sabay。“不忘初心”慈善畫展在充滿正能量,滿滿的祝福的正式開幕。

用心畫出來的作品

29歲的葩妮(Sor Phany)老師,畫家兼董事和Sokoun畫家老師不但教導繪畫技巧,也引導學生們要有積極和正確的學習態度。畫廊裡充滿活力和歡樂的氣息。我看著這些學生們用喜悅或悲傷的心畫出來的作品,心想他們表達了心裡的話,內心深處的感受。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生命的色彩,希望他們的畫作會和踏入畫廊的藝術愛好者擦出愛的火花。

美術,顧名思義,美的藝術,就是培養人們的美感,藝術讓人體驗、感知和快樂,這影響不只是藝術本身,更是對一個國家擁有創造力的鼓勵,讓生命更充滿活力。當一個國家沒有創造力,就只會效仿和抄襲,沒有活力的生活更是乏味無趣。

當藝術浸入我們的世界,它同時滋養自己的生命,也調劑社會生活。我們對審美有了更深層的理解,藝術的核心不僅是形式,也有創作者的思維,他們的過程中有思考、選擇的技巧方法和突破的方式。

所以無論是政治家、生意人,還是學生抑或百姓大眾,瞭解和熱愛藝術,會讓大家更有創造和包容,所以希望未來可以讓更多人關注、參與和熱愛藝術。

藝術的滋養調理不是個人生活而已,而是讓整個民族更有生機。

位於暹粒市酒吧街一帶的“柬埔寨色彩”畫廊,在今年6月底會搬遷至“吳哥兒童醫院”附近,更多詳情可跟進“柬埔寨色彩”的面子書(Colors of Cambodia)。(柬埔寨星洲日報‧文:許佩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