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少年找回自己

  • 社工索瑪利和里拉交談。(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 組織提供修理摩托車培訓課程。(圖:M’Lop Tapang臉書)

  • 社工夜間到街上關心留在街頭的小孩。(圖:M’Lop Tapang臉書)

  • 弱勢兒童需要外界扶持(圖:M’Lop Tapang臉書)

里拉(化名)在磅針省出生,其父母在里拉少年時期離世,今年他20歲出頭。他多年前就離家來到西哈努克市,兩位姐姐和一位弟弟留在家鄉。來到新地方,生活也不好過。里拉在街頭渡日,有時使用毒品,後來開始偷竊。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案例報告,2014年裡拉17歲,他遇到了社工占索瑪利,她來自當地的非政府組織M’Lop Tapang。這個組織的社工經常走訪市內的市場、街頭和海灘,尋找像里拉這樣需要幫助的孩童與青少年。組織為他們提供免費的服務,包括輔導他們重回校園學習,或參與職技培訓,種種的努力是為了讓他們離開街頭,讓前途更有保障。

索瑪利和里拉緊密接觸,兩個月內向他提供社會心理方面的輔導,告訴他組織有甚麼服務和活動。

里拉似乎被說動了,“小弟,你怎麼決定?”索瑪利有一天問他,“去組織的話,那裡可以搞體育活動,學習雜技,生病時有醫療,還可以吃好一點。那裡也有很多朋友在學習。”

“如果我在去組織學習,我要怎麼去呢?我要穿甚麼衣服?”里拉反問她。

“組織有車可以載你,至於穿甚麼衣服就隨意。”社工回答。

最後,里拉同意試試看。

里拉後來去了組織三年。在那裡,他有了社會心理方面的支持,還有食物、非正規教育、保健和其他照護,不過在改變行為方面,他一直在掙扎。

2016年6月,里拉因行竊而被逮捕,當時他19歲。

在柬埔寨,有很多青少年牴觸法律時,就會像成人一樣被押進監牢和受法庭審訊,里拉的情況不同,因為警方知會了組織社工,把案件告訴了他們,警方最後同意把里拉交給該組織,而非司法系統。

對青少年而言,疏導好過監禁,警官的行動展示了一個重要價值觀的覺醒,這是《少年法》的關鍵原則,這法案在2016年7月由國會通過。

幫助他建立自信

里拉後來繼續接受M’Lop Tapang社會心理方面的輔導,也在那兒讀書。根據索瑪利的報告,他仿然缺乏自信,常自認學習不好,“一無所知”

“有很多職業讓你選擇,你自己選你喜歡的。”索瑪利鼓勵他。

受到鼓勵的里拉最後決定要成為廚師,在餐廳工作。2017年,他完成了廚藝培訓,在西港外島的餐廳找到工作,固定拿月薪。雖然如此,索瑪利依然和里拉保持聯繫,看他的需求是否獲得保障。

弱勢者需要樹蔭

通過“保護兒童伙伴項目”(3PC),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支持M’Lop Tapang組織的工作。3PC項目於2011年成立,目的是為了擴充柬埔寨的保護兒童系統,為兒童的需求而實行預防和回應措施,對象包括面對司法問題的青少年,里拉是案例之一。

3PC項目由下列三個單位主導,分別為柬政府的社會福利、退役軍人暨青少年改造部,以及Friends非政府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3PC項目合作的非政府組織有十個。項目啟動以來,有超過三萬名兒童受惠。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項目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諮詢與財務的援助。

M’Lop Tapang組織的成立可追溯至2003年。M’Lop在柬文意即樹蔭或保護,Tapang是傘樹。該組織最初由一小群本地人和外國人開始,倡議在當時發起,是因為要保護六名兒童,這群弱勢兒童每晚只能在海邊的一棵大傘樹底下露宿,組織人員決定為他們提供食物和安全,這項行動後來促成M’Lop Tapang,成為西港有規模的非政府組織,正如一棵大樹,多年來為有需要兒童和家庭提供樹蔭。(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