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童的生活

  • 11歲的森納洁維走到附近的小溪取水回家。

森納洁維(化名)今年11歲,天生感染愛滋病毒。森納目前和媽媽和兄弟姐妹住在一塊,她的爸爸尚在人間,但已離開家庭,不知所蹤。

這家人的生活不好過,自家沒有土地和房子,他們必須為了工作而經常遷移。

森納的媽媽是季節工人,視需要而輪流在建築工地、木薯業或稻田找活兒。她是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但隨著季節而更換工作,造成沒有固定的收入,而遷移覓工的結果,也導致孩子們沒辦法正常上學。

孩子們雖失去受教育權,但他們仍希望可以回歸校園重拾課本,爭取改善未來生活的機會。

森納的媽媽提起當年發現感染愛滋病毒的情景,她說:“我二女兒滿一歲時,有一天我腹部疼痛,就去衛生中心看診。衛生中心的助產士對我的病情有所不解,因為他們已診治我多次,但情況沒有改善,所以我要求檢測愛滋病毒。”

“檢測的結果是陽性。衛生中心要求我帶丈夫和所有孩子來,很不幸的,我的丈夫和第二個女兒的檢測結果也是陽性。”根據診斷結果,醫護人員讓他們採取了常規的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RT)。

年紀小小被迫當家

儘管森納有健康問題,年紀也不大,她還是得在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她說:“媽媽和姐姐每天出外工作時,我留在家裡,到水井或小溪擔水回家。”

“我煮飯菜給家人吃。有時我要幫媽媽洗衣物,照顧弟弟。我們每天都喝煮過的水,因為這樣身體比較好,這習慣是從地方衛生組織人員學來的。”

很多社區,包括森納當前居住的,並沒有村民歧視愛滋病毒感染者的現象。村民發揮互助精神,捐贈食物給有需要的人,尤其是因為健康問題而面對艱難局面者。

目前,森納和母親每個月要到省級醫院一趟,接受醫師診視和拿ARV藥。

森納的媽媽說:“醫生安排我和女兒在同一天就診,但地點不同。我是成人,所以在成人診所,女兒是到小兒科部門。”

除了用藥物,母女也從“mmm”項目中獲得幫助,這個項目讓病患從醫護人員中獲得重要健康知識和輔導。mmm取自柬語Mondol Mith Chuoy Mith的縮名,意即“朋友幫助朋友”。

“mmm”項目成為愛滋病毒感染者提供分享感受與醫療經驗的平台,對他們的醫治有輔助作用,參與者包括患者與診所人員。

津貼就診交通費用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相關支援項目,包括讓青少年患者在就診過程中減少壓力,例如在候診室提供讀物或為兒童提供玩偶。此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支援交通費好讓他們可以保持正常療程,有關家庭對此深表感謝。

森納的媽媽說:“如果少了這些支援,我們的生活會陷入危急。在接受療程之前,我們沒有時間去工作,生活很困難。”

“交通費幫助我們正常就診,我們也可以參與‘mmm’會議,從中接收到更好的訊息,維護我們的健康。”

“有了這些有用的訊息,我們也可以其他有愛滋病孩童的家庭分享經驗。”她說。(柬埔寨星洲日報‧文/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