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車伕變革圖存

  • 因其價格便宜,印度嘟嘟車受到民眾歡迎。

  • 乘客使用手機功能,方便搜索到印度嘟嘟車。

  • 印度嘟嘟車的出現,國產嘟嘟車正面臨威脅。

  • 黛章決定改換使用印度嘟嘟車接客。

  • 在塔仔山公園接客的印度嘟嘟車車夫莫利向本報介紹軟件功能。

  • 通過手機軟件,乘客就能知道路程和價錢。

  • 優步出租車成員梅達拉身兼多家招車企業成員。

隨處可見的嘟嘟車,可說是金邊市的特色之一,而隨著召車科技被引入到柬埔寨,金邊嘟嘟車夫的營生方式,也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在金邊使用召車軟件,不但能輕易和快速召到嘟嘟車,車夫還能按照乘客輸入的座標,把乘客安全送達目的地,而車資也是跟據里程計算,免切不懂柬文的外國人與車夫出現“雞同鴨講”的情況。

加入私人召車系統的嘟嘟車夫黛章向本報表示,過去嘟嘟車在接客方面遇到很多困難,要與客人討價還價,或和其他嘟嘟車搶客。

他說,使用召車軟件後,車夫可以搜索接客的地點,乘客會自動“送上門”,同時車資已由軟件計算和公佈,方便車夫和乘客雙方面。

黛章表示,召車軟件服務供應商向車夫征收15%服務費,且規定帳號內須保有至少2萬柬幣(5美元)存額,以便公司直接從中扣除;一些車夫為了避免須經常添加存額的麻煩,會一次性存入比規定多數倍的存額。

此外,服務供應商也規定,若車夫無故取消接客服務,將會被罰款2千柬幣(0.50美元),以示懲罰;然而,若是乘客取消召車,車夫將不會獲得任何補償。

“如果距離近,白跑一趟不成問題,反之我們需要白白浪費時間和油錢。”

薄利多銷收入增

金邊嘟嘟車夫大多屬於自雇人士,乘客往往面對車夫胡亂收費或態度不禮貌問題,而高科技的召車系統可以解決部份問題。

在塔仔山公園接客的嘟嘟車夫莫利表示,接載通過召車系統呼車的乘客時,若車夫胡亂收費而受到投訴,會被服務供應商從系統中刪除,因此車夫會因擔心受罰而懂得自律。

他說,雖然系統規定的車資比以往車夫的“開價”來得低,但車夫可以“薄利多銷”,因此收入比以往為得好。

“如果無法使用系統,接客方面就會變得很困難,所以我們會按照規定好的價格收費,盡可能多接客來增加收入。”

國產嘟嘟面臨“消失”

由國外引入的召車系統,也隨帶引入更具競爭力的印度嘟嘟車,令國產嘟嘟車面臨“消失”局面。

據統計,目前金邊市共有3萬輛嘟嘟車,大部份為國內生產。

由印度巴吉賈(Bajaj)生產的嘟嘟車,與私人公司合作提供召車軟件和定位系統,方便車夫接客和增加收入;此外,印度嘟嘟車燃料使用較為便宜的液化天然氣(LPG),替代汽油燃料,幫助車夫節省燃料成本。與這些功能相比,國產嘟嘟車顯得相形見絀。

國產嘟嘟車夫良華表示,受印度嘟嘟車的影響,國產嘟嘟車的客人開始流失。

“以前就算在路邊停車,也有客人叫嘟嘟車乘坐,惟現在很困難,這是因為印度嘟嘟車夫使用科技系統,能輕易知道甚麼人想搭車,而我們國產嘟嘟車只能在路邊等載客。”

他說,印度嘟嘟車的燃料是液化天然氣,而國產嘟嘟車燃料是汽油,後者比前者耗油量大,所以印度嘟嘟車的收費較為便宜。

“我的乘客減少了一半”

另一名國產嘟嘟車夫布曼則向本報表示,由於乘客減少,他已萌起改換印度嘟嘟車的念頭,但目前還無法擔承。

“自從有了印度嘟嘟車後,我的乘客減少了一半……我的年紀也大了,對智能手機一竅不通。。”

他稱,對上了年紀的車夫來說,要掌握使用智能手機和召車軟件方法,是一大難題。

詢及未來印度嘟嘟車是否壟斷市場,他也認為有這個可能,因印度嘟嘟車接客方便,乘客容易找到嘟嘟車,更重要的是其征收的車資比國產嘟嘟車便宜許多。

“在沒有任何改善的情況下,印度嘟嘟車取代國產嘟嘟車,將是遲早的事。

Uber登陸柬埔寨

美國私人召車服務公司---優步(Uber)已於今年9月正式進軍柬埔寨,使到嘟嘟車夫面對新的強大競爭對手。

柬埔寨優步分公司行銷經理陳波莉告訴本報,優步的加入,將能“解放”金邊市的潛能。

“我們推出的‘乘車共享’(Ridesharing)系統,能協助金邊市解決日益惡化的交通阻塞問題。”

有關召車系統已通過柬埔寨公共工程和運輸部的測試,並開始在金邊市大力推廣。

陳波莉表示,優步已在78個國家的600個城市設立據點,幾乎都面對交通阻塞問題,而優步系統將是其中一項解決方案。

“通過利用科技共享資源,我們將能減少在路上的車輛數目。”

優步拒絕向本報披露向車夫征收的“服務費”詳情。

優步出租車成員梅達拉是一名“多得身份”成員,除了加入優步召車系統外,他也使用其他召車軟件,以便增加接客機率。

“所有公司的手機軟件程序和車資收費大同小異,惟不同公司會有設定不同的規則。”

他說,一般乘坐出租車的乘客大部份是外國遊客,目前其每天收入介於20至50美元。

他認為,召車系統已改變柬埔寨公共交通面貌,預料未來將會獲得廣泛應用。(柬埔寨星洲日報‧聯合報道:林貴成、森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