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屆愛心助學活動總結‧志工:我會記得這些學生

  • 黃雪虹:少了社會人士的慷慨解囊,我們就算再有愛心也無法成事。(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雖然只是短暫的相遇,我覺得自己與孩子之間有了一種無形的連接,就算不久之後即將離開柬埔寨回到自己的國家,我仍希望可以繼續打探他們的動向,希望他們順利長大,在學業方面有進步,將來有比別人更好的出路。(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轉眼間,“愛心助學”公益活動來到尾聲,自7月20日嗊吥五校發款儀式之後,我與《柬埔寨星洲日報》同事繼續到干拉省、卜省、烏廊、馬德望和磅清揚各校去,親手把善款交到學生的手中。

重見家訪過的學生笑著到來領取助學金,心裡不是沒有感觸的。

在嗊吥覺群學校發款儀式開始之前,我在人群中認出明德學校的符敏和邢丁,符敏還是一副成熟穩重的模樣,讓我不禁想摸摸他的頭疼愛他一下;邢丁探出頭對著我抿嘴一笑,我想起到他家去的時候,他爬上樹摘水果給我們吃的情景;站在不遠處是樹英學校的梁萬那,他臉上的疤痕愈合了;可愛的匡喜貝見到我,害羞地躲在同學身後;祿山華僑學校的楊山臉上露出燦爛笑容,用力地跟我揮手,叫我莫名地感動;冰慧麗臉上的痘痘少了一些,仍然跟我說她想去上海唸書;還有廣育學校的李金來今天不哭了,在同學之中顯露出堅定的眼神……

雖然只是短暫的相遇,我覺得自己與孩子之間有了一種無形的連接,就算不久之後即將離開柬埔寨回到自己的國家,我仍希望可以繼續打探他們的動向,希望他們順利長大,在學業方面有進步,將來有比別人更好的出路。

今年六月中旬從馬來西亞到柬埔寨來當義工,我對這個國家所知無幾。第一次到干拉省培英學校做家訪時,縱使已有一定心理準備,仍嚇了一跳,年幼時,我常聽奶奶說起中國的農村生活,她口中苦不堪言的情況,包括一家人與豬隻同住一個屋簷下,當時我完全無法想象那種情境,直到見識過干拉省一些同學的居住環境,才有了一個真實的畫面。

家貧學生無隔有夜糧 '

第一次做家訪,我們一行五人一共去探訪八個家庭,每個家庭都有難以言喻的困頓,令人感覺束手無策,像眼睜睜看著在漩渦中苦苦掙扎的溺水者卻無法伸出援手那樣。我當然堅信教育是脫離貧困的出路,可是一些家庭當下的燃眉之急基本上是如何填飽肚子而已。我記得培英學校副校長在填寫學校狀況的表格時,寫道:“許多學生家境非常困難,希望能夠捐助一些糧食。”

因為人力有限,“愛心助學”公益活動只能把重點放在學生助學金上,捐助食物的善舉只好期望公眾自動自發了。
除了嗊吥、白馬和干拉省,我當然也記得鹽田培英學校的干采娜、呂莎、成金侖、碧卡娜;磅針省培華學校的金達那、李細達;磅清揚華僑學校的拉淑達;烏廊啟華學校的金她妮;吳哥比里中華學校的沙帖偉;馬德望聯華學校的莫真真、小周潤發——這個孩子在發款當天接過紅色T shirt之後,開心地笑個不停,他腳上穿著一對老師送的新球鞋,剛穿上時一直不捨得把腳放在地上,叫人疼惜——當然還有我最偏心的小愛迪生林國華等等,他們將在我心中留下非常重要的印跡。

必須一提的是,在林國華的報導見報之後,《柬埔寨星洲日報》讀者唐朱蒂不但安排其父林貴鴻到眼科醫院醫治眼疾,更自掏腰包付出一半的醫藥費,另一半醫藥費則來自我的網友芳蕾特別資助林國華的700美元。當林貴鴻重獲視力向我道謝時,我覺得這兩個多月的付出值了。

我的朋友看過我在面子書分享的照片之後,對“愛心助學”整個團隊讚不絕口,我想說的是:少了社會人士的慷慨解囊,我們就算再有愛心也無法成事。

不瞞你說,這一次參與愛心助學活動,我覺得自己賺到了呢! (柬埔寨星洲日報/报道:黃雪虹(愛心助學短期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