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家訪(卅二)

  • 放學後,許麗達和妹妹許麗君留在父母身邊幫忙。(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一家五口日子雖然辛勞,但已漸漸好轉。(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林娜麗的阿姨雖然自己也很貧窮,可是依然幫助鄉村的姐姐照顧林娜麗,供她上學。 (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曾瑪娜小妹妹。(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曾瑪娜小妹妹。(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申請人:許麗達(15歲,中一),許麗君(7歲,一年級)
學校:金邊市集成學校

獲助學金讀完小學
許麗達升讀中一

許麗達連續數屆獲得“愛心助學”資助,如今已是集成學校中一生,集成學校今年特別為包括許麗達等九位學生開辦初中一課程,讓這一群有興趣學習華文的學子繼續深造。許麗達計劃完成中三華文教育之後,轉上柬校直到12年級畢業,她對華文一向興趣濃厚,希望畢業後將所學回饋母校。

至於當年個子小小而與姐姐許麗達手挽手一起上學的許振利,如今已經長得高頭大馬,小學六年級畢業後,他轉唸英文補習班,希望掌握多一種語言,和姐姐走不同的路。

去年開始,七歲的小妹許麗君開始上一年級,不過短短一年,已經可以用端正字體寫自己名字,許家父母看準小女兒聰明,知道她雖然年紀小,具備同時兼顧柬華校課業的能力,而許麗君也沒讓父母失望,華文成績優等。

這位可愛的小女孩與哥哥姐姐一樣懂事,放學後沒有跟小朋友一塊兒玩,反而留在父母身邊幫忙準備食材,別看她年紀小,提菜刀切雞腳的樣子熟練,像是經驗豐富的二廚。

多得善心人士幫忙,比起過去幾年,許家經濟明顯好轉,家訪團到達這家人停放檔口的停車場時,許父正為爐子生火,許母則忙著準備煮麵的雞肉,許麗達切好越南芫荽,又和七歲妹妹許麗君一起切雞腳,一家人各有各忙。除了流動麵檔,許父也貸款添加一輛舊嘟嘟車,趁空檔出去載客賺錢,以盡早攤還五百美元貸款。

傍晚時分,夫妻倆各乘兩輛舊摩托車載孩子回家,雖然日子仍然苦不堪言,(許母說起來仍不住淚流滿面)但未來充滿希望,眼見兩個孩子逐漸長大,好日子應該不遠了。

申請人:林娜麗(13歲,三年級)
學校:金邊市集成學校

磅針農戶人家
送孩子來金邊讀書

林娜麗來自磅針的一個農村家庭,父親早已去世,母親含辛茹苦一個人把三個孩子養大。林娜麗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兩個哥哥已經成年,不過受到的教育不多,所以只能在磅針務農養家。也許是想讓孩子擺脫跨代貧窮的枷鎖,也許是想透過教育改變家庭的命運,林娜麗的母親把她送來金邊投靠阿姨,在集成學校上學。
“林娜麗上華校的學費是全家四、五個人東湊西湊湊出來的。”

這位阿姨本身也來自貧窮家庭,而且早前還離婚了。她自己也有三個孩子,自己的孩子也有學費要繳,有的時候還需要向人借錢度日。阿姨平時只在市場外面的一個小檔口賣些小零食為生,一天也只賺到一、兩萬柬幣。

林娜麗的阿姨告訴我們,在金邊消費龐大,小小的房間租金也要100美元,她與媽媽以及四個小孩就住在一個小房間裡。林娜麗的阿姨向我們訴說一個單親媽媽的不易,說著說著還哭了起來。

她向家訪團透露她的孩子也漸漸長大,雖然她也想送自己的小孩上華校,可是家裡真的太窮了,有時候連讀柬校需要用的雜費都交不出來。一聽到我們讓她的孩子在下一屆愛心助學補上申請,她的雙眼就立刻發亮了起來。這些年來愛心助學活動靠著讀者的捐助,幫助了無數貧窮學子,為他們提供了受到中文教育的機會,點亮了許多貧窮孩子的未來。

城市裡的窮人,與郊區的窮人相比,生活上面對的窘迫是不相上下的。而且,在城市生活的人沒有田地,生活費又高,日子真的過得苦不堪言。教育是基本權利,也是脫貧的有效策略,每個人都應該擁有受教育的機會,而這些弱勢家庭則需要社會的援助來得到這些機會。

申請人:曾瑪娜(9歲,一年級)
學校:卜省是士分培成學校

父親當車伕養家

曾瑪娜是家中大姐,家裡還有一個四歲的年幼妹妹。父親今年已經42歲,平時在外當摩托車夫,早上七點拉客到下午五點半,一天也只能賺進兩萬柬幣。“最近經常下雨,下雨的時候就沒有生意,收入就更加地少了。” 曾瑪娜的父親對我們說道。

因為家裡十分窮困潦倒,所以曾瑪娜的母親不能只呆在家裡相夫教子,一直以來都在酒店做清潔工人。不過,曾瑪娜的母親目前已經離職,正在找新的工作,前雇主還拖欠她的薪水,使他們的日子難上加難。曾瑪娜的母親受到的教育不高,雖然找一份工作不難,可是薪水都非常低。

“我們只好每天一點一點地把錢存起來繳孩子的學費,可是我們收入不定,所以有時候真的存不到錢。”

曾瑪娜雖然才一年級,可是能對著課本內的課本朗朗上口。父親說,讓他學中文是為了能讓她找一份好的工作,以後也可以當翻譯員,因為當翻譯員的薪資比較高。(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