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家訪(卅一)

  • 媽媽一邊向我們述說她女兒的聰明懂事,一邊哭了起來。(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鐘淑婷溫柔地安慰感動流涕的媽媽。 (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阮芝娜一家合影。 (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申請人: 鐘淑婷(13歲,中三)
學校:卜省吾哥比里中華學校

淑婷盼升讀專修班
媽媽感慨難負擔

鐘淑婷雖然今年才14歲,明年就初中畢業了。即使在破碎的家庭裡長大,但是鐘淑婷依然憑著自己的用功和努力,考取第一名的好成績,在中一那年更是跳了一班,可見她天資聰穎。

父母在幾年前已經離婚,父親也已經再婚。父親從來不給家用,現在家裡的生活費都由母親和哥哥支付。鐘淑婷坦白對我們說,她與父親感情並不是很好,甚至還有點生氣父親再婚的決定。父親如此冷落她們一家,所以他們在村里遇到的時候,鐘淑婷也只會向他點頭問好而已。

鐘淑婷母親靠著一門釀酒的手藝來賺錢養家,可是生意不定,有時賣得很多,有時賣得很少。鐘淑婷母親凌晨四點就起來準備釀酒,費時費力釀了的酒也只能賣一點錢。

鐘淑婷的中文非常流利,不說還以為她是個華人。鐘淑婷告訴我們,她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每一年都考取第一名,從來未曾退步。成績最好的科目就是中文,在最近的考試更是考得了100分滿分。她說,她最喜歡和來自中國的老師聊天,所以她的中文才說得那麼好。

問到媽媽是不是非常對女兒引以為傲,媽媽感動得哭了起來。媽媽說,看到女兒這麼聰明懂事她真的非常開心。

鐘淑婷說她以後想去金邊修讀專修班,在一旁的媽媽聽了失落地說“可是我沒有能力送你去金邊。”

對於這些窮孩子來說,有的時候,完成學業就是一種奢侈,不管你有多熱愛學習,多天資聰明。

申請人: 阮芝娜(11歲,四年級)
學校:卜省吳哥比里中華學校

心疼弟弟生病
芝娜志向當醫生

阮芝娜的父母三年前離婚,母親改嫁後就與芝娜和弟弟斷絕聯絡,目前家裡就只靠著父親一個人做散工的工作養家。父親受到的教育不多,只能做些勞力工作,但是為了孩子的學業以及溫飽,搬運工人、建築工人什麼都做。

兩個孩子的年紀都還很小,一個11歲一個7歲,父親出外工作的時候,孩子的日常起居只能讓年老的爺爺奶奶照顧。弟弟天生體弱多病,有肝病加上貧血,經常精神不好,還會時不時暈倒。老師對我們說,阮芝娜的弟弟經常因病缺席,去到學校一臉疲憊。

弟弟經常都需要出入醫院,可是父親忙於賺錢養家,所以弟弟都由77歲的奶奶帶到暹粒醫院去看病。從吾哥比里去到暹粒,需要一到兩個小時的車程,每次車費都要花上5萬柬幣。“醫生要求我們每半個月就帶他去看病一次,可是我們家實在負擔不起這些費用,所以只能兩個月帶他去看醫生一次。”老奶奶還對我們說,有時候弟弟的病情嚴重的時候,奶奶還必須在那裡陪著弟弟留院一晚。想到老奶奶帶著孫子長途跋涉去看病的情景,我就有點心酸。

疼愛弟弟的阮芝娜說,她的志願是要當一名醫生,然後治好弟弟的病。

申請人:南娣嘉(12歲,五年級)
學校:卜省吾哥比里中華學校

為了一家生計
父母去泰國打工

數年前為家計而赴泰國打工,南娣嘉的父母之後一直沒有回來看過女兒,讓她覺得自己缺乏父母的溫暖與照顧,仿若孤兒。目前,她和15歲的哥哥跟奶奶一起住。

南娣嘉的奶奶貢仁(70歲)向家訪團說,2015年,南娣嘉的父母與一名兄長非法過境泰國打工,之後每個月寄3000至4000泰銖回家。

“那個時候,付蛇頭的車費要2500至3000泰銖,他們拋下了南娣嘉跟她的哥哥,到泰國工作。之後一直沒有回來看女兒。”
 
“他們是非法勞工,害怕回來時遭邊界警方扣留。雖然他們也可以順利回到柬埔寨,但如果想倒回去,又要花很多錢。”

南娣嘉和她哥哥的生活費一直是靠她們父母在泰國寄回來,“但這幾個月不知何故,娣嘉的父母沒有寄錢過來,我們的生活遇上了困難”,奶奶說。

奶奶還說,娣嘉的父母為了去泰國打工,當時向小額貸款機構借了6萬泰銖,用來付蛇頭的車費及其他費用。

“每個月要償還2000泰銖,現在還剩下兩年的時間。”

南娣嘉承諾繼續努力學習,她的志向是當教師,也希望父母儘快回到她身邊。(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