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家訪(廿七):素清志向大‧想當電腦工程師

  • 祁素清與母親。

  • 祁素清向家訪團出示她早前為了圍籬笆而借錢的借據。

  • 倫興旺與倫如利的媽媽在只有彈丸大的小房間接待家訪團隊一行五人。

  • 翁同美女士(左)一方面要撫養兩個兒子和姪女,另一方面得照顧患病母親,肩上責任非常沉重。

申請人:祁素清(14歲,五年級下),祁杭州(12歲,四年級上)
學校:馬德望市聯華學校

採訪了那麼多間學校,我對祁素清的印象深刻。原因是被採訪的申請者中,大部份的學生都告訴我他們的志願是想當翻譯員。這些申請者都來自非常貧困的家庭,正所謂“富學生多夢想,窮學生不敢想”,他們不敢說自己有甚麼當醫生律師畫家或甚麼其他的志願,大多數都只想找到一份好工作改善家裡的環境。然而,祁素清對我說,她想當電腦工程師!我聽到這個答案,又驚又喜,一個女生嬌滴滴的外形裡竟然有著熱愛電子科技的靈魂。

祁素清和祁杭州的父母以賣烤蛋為生,一天只有兩萬柬幣的收入。因為家裡頻頻淹水,有時水位還會到達膝蓋的高度,所以他們早前向小額貸款公司借了錢圍起籬笆,希望能減低淹水的頻率。媽媽對我們說,他們的收入大多數都用來還學費了,現在還要還錢,所以家裡的經濟情況真的非常拮据。

祁素清中文程度雖然只有五年級,說不上非常流利,但是還是能與我們對答如流。她在受到中國認證的漢語水平考試第四級中獲得總平均分數72分的高分,平時在學校的排名也都是三名以內。她說,要是可以順利從華校畢業,以後她想申請獎學金到中國去留學。

對著電子科技有著濃厚興趣的她,平時只在學校的電腦班上接觸電腦,雖然很想擁有一部自己的電腦,可是因為家裡很窮,所以也只能想想而已。

“我的偶像是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雖然沒有電腦,祁素清依然對著電子知識無比渴望。

家長注重語文教育
申請人:列美蓮(14歲,三年級下)
學校:馬德望市聯華學校

家訪團來到列美蓮的家時她正在柬校上課,只有奶奶和姑姑在家,奶奶打從1979年就在這裡居住,38年從未變更,可是由於土地糾紛問題,這個家園可能隨時不保。

列美蓮從小失母,父親為了生計離鄉背井到泰國當建築工人,每個月定時寄一千泰銖(約12萬柬幣)回來,她自小由姑姑照顧長大,年幼時還是姑姑抱著入睡,對她來說姑姑就像媽媽一樣。

姑姑翁同美笑著說:“自小,她一直叫我媽媽。”而翁同美也把她當自己女兒一般疼愛,她本身育有兩男一女,丈夫逝世後家婆將女兒接過去撫養,她把對女兒的愛護全部轉移到姪女身上。

翁同美是柬校老師,月入只有40萬柬幣,除了撫養兩個兒子和姪女,還得照顧患病的母親,生活擔子不是不沉重,然而為了姪女與小兒子的未來,她毅然將這兩個表姐弟送到華校去學習。

身為知識份子,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語文的重要性,她鼓勵大兒子唸日文,如今唸大學一年級的大兒子是電子系學生,正在申請獎學金到日本留學,她計劃讓姪女列美蓮也走出柬埔寨,叩向國際大門。

她說姪女的志願是想當醫生,縱使百般不捨;縱使教育費非常昂貴,她寧願自己辛苦也要栽培姪女成才。她開玩笑地說:“美蓮不在,我一個人睡怕鬼呀!”

都說了,為了讓兒子和姪女出去看世界,她可以奮不顧身,可以把自己放在最後一位。

單親媽媽養二子
申請人:倫興旺(11歲,幼二),倫如利(8歲,幼一)
學校:馬德望市聯華學校

倫興旺和倫如利兄弟倆的家只有彈丸那麼大,一進去就是一張雙人床,床頭拉了一張布簾遮起來,後面只有兩尺寬九尺長的地方是“廚房”和廁所。我們家訪團一行五人走進去,幾乎沒有地方坐,倫媽媽尷尬地坐蹲在床邊跟我們說話。

像這樣的一個彈丸之地一個月租金高達40美元,倫媽媽與丈夫離婚後,帶著兩個兒子一住就住了七年。倫媽媽與丈夫是在小兒子倫如利七個月大的時候離婚的,倫父另結新歡,為了新歡拋妻棄子,初時每個月仍付10萬柬幣贍養費,到後來不但無聲無息,也從來沒有探望過兩個兒子。兩個分別11歲與八歲的兒子對父親的記憶只有一片空白,他們乖巧懂事,知道那是母親心中永遠的痛,一點都不敢詢問有關父親的事。

經過一次失敗婚姻,倫媽媽不敢再論及婚嫁,38歲的她尚年輕貌美,不怕無人追求,只是她聽說過太多有關孩童被後父虐待的真實故事,不想這樣的悲劇發生在兒子身上,決定獨自養大兩個兒子。

幸好倫媽媽早在少女時期學會一些化妝技巧,憑著這門手藝維持生活。她早上煮了飯菜才去工作,下午兒子放學後便到她工作的地方去,老闆明白她的處境,不介意讓她一面工作、一面帶孩子。

倫媽媽說,最苦的時候已經過去。她哭過恨過,到後來覺得不值,把眼淚一吞,咬緊牙關自立自強,把自己日子過好才是最佳復仇方式。兒子幼時奶粉錢姐姐多少有幫忙一點點,可是她娘家遠在波比,兄弟姐妹七人各有家庭負擔,她還是得一個人一手一腳把兒子帶大。

她說:“現在兩個兒子都在上學,才是開銷最大的時候。”尤其大兒子倫興旺體弱多病,每個月總要病上三、四次,前些日子發燒咳嗽,到現在還未痊愈,身為單親母親,她最擔心孩子誤交損友,成為社會敗類,她說:“我的期望不大,只要他們不墮落,有一份正當工作,就心滿意足了。”(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黃雪虹,謝慧珊,周偉成,海速卡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