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助學(十一)

  • 王素金家裡空空如也,只有幾具簡單的家私。(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家裡建到一半就停工,二樓內部連牆壁都沒有建好。(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王素金母親採了這麼大捆的空心菜,也只能賣到1萬5000柬幣左右。(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李芳娜經常幫父母的忙。(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李芳娜非常乖巧,很聽父母的話。(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一家四口全依賴冰淇淋為生。(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申請人:王素金(16歲,一年級)
學校:特省三州府新民學校

孩子學費 父母重擔

王素金的家雖然不是最殘舊或最簡陋的屋子,但卻是最空曠的。家裡就只有簡單的幾張椅子,床褥,和廚房用具。
家裡因為沒錢,所以建了一半就停工,二樓甚至連牆壁都不完整。我們在二樓拍照的時候,王素金的弟弟頑皮地跑到前面要入鏡,突然“碰”一聲靠到這個木門,還好木門並沒有向外打開,讓我們不禁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王素金的姐姐因為沒錢的關係已經停學,她把求學的機會讓給妹妹,妹妹就成了家裡最大的希望。王素金的姐姐因為找不到工作,所以現在只能幫忙媽媽採菜過活。王素金母親的右手天生就殘缺,採空心菜的辛苦活平時就靠一隻手。凌晨兩點就出去工作到清晨六點,採了一大捆,一天也只能賣到1萬5000柬幣左右。父親是個臨時建築工,收入少而且不定,日子可說是捉襟見肘。

王素金對我們說,她的志願是想當教師。隨行的老師向我們稱讚她成績優異,幾乎都得滿分。王素金最大的心願就是可以學會中文,以後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來改善家裡的環境。

申請人: 李芳娜(7歲,幼三)
學校:三州府市新民學校

“大兒子很想學中文”

李芳娜是可愛的7歲小女孩,她的父親之前是電工,母親賣兒童衣物,惟今年初在親戚的介紹下,其父母認識了一家冰淇淋公司,公司讓他們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買下一輛二手廂型車,但條件是必須購買公司的冰淇淋,然後開車售賣。從此李芳娜父母便一起轉行賣冰淇淋,但生意不是很好,收入一樣淡薄。

據李媽媽說,他與丈夫天一亮便到公司入貨,然後開車到較遠的烏良奧地區賣冰淇淋,“冰淇淋生意不是很好賺,每日只有10萬柬幣,除掉成本後,收入已所剩無幾。”

由於要繳付廂型車的分期付款和生活開銷,李媽媽及丈夫一時承擔不了兩名孩子的學費。

“我八歲的兒子也很想學中文,但我們負擔不起學費……目前加上車子要分期付款,我們的生活開銷又更沉重了。”
李媽媽的兒子正在讀柬校,目前只有李芳娜讀華校。

談起家境,李媽媽說,目前的住處是哥哥暫時讓給他們住的,自己沒有房子。

李芳娜的父母一早就出門到遠處賣冰淇淋,由舅舅幫忙接送她和哥哥上下課。幾乎一整天都見不到父母,飯菜都是由舅舅供給。由於夫妻倆很晚才回到家,李芳娜有時放學後獨自反鎖在屋裡。

“我和丈夫大概晚上八點才回到家,女兒年紀還小,為了預防她出外玩出事,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我的哥哥只好把她鎖在家裡,等我們回來後才開門。”

李芳娜不喜歡待在舅舅的家,因此她獨自留在家裡等父母回來,她的哥哥則待在舅舅的家。

一想到孩子一人反鎖在房裡,李媽媽心裡就很難過,“我們回來後,總是看到她在屋裡睡著了,我們也沒吵醒她,有時回來很晚,她就問我們為何這麼晚回來……為了生活,我們沒有其他辦法。”

談起冰淇淋生意,李爸爸表示,之前花6000美元買下賣冰淇淋的流動廂型車。

“我們每個月要向公司分期付車子的貸款,但生意收入不穩定,尤其是雨季,生意不好,我們只能一個月繳30美元。”

現年33歲的李爸爸說,在家附近賣冰淇淋沒賺頭,每日只有5萬柬幣,只有到烏良奧地區才有10萬柬幣。

即使夫妻倆生活很貧困,但他們很愛護兩個子女,筆者察覺到,李芳娜雖沒有像富人家庭的孩子擁有智能手機玩和穿好看的衣服,但她還是活潑可愛,在媽媽的懷裡撒嬌玩鬧,經常過來幫忙父母幹活,沒有因為貧困而失去了小孩的純情無邪和天真可愛的一面。 (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