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家訪(九):3子女唸書花費重‧父親辛苦持家

  • 張父在偏遠的地方筑房子,以為可以開店做生意,殊料事與願違。

  • 溫媽媽找不到工作,只好呆在家看顧女兒溫妲妮。

  • 彭如嬌知道弟媳家漏水無法居住,便接她和姪女到佛堂來住。

  • 彭愛春聽從姑姑的建議,中學畢業後到華校上課,希望能夠掌握中文。

申請人:張秀麗(12歲,三下)
學校:三州府新民學校

張秀麗的父親年輕時開始駕駛摩托車載客,一轉眼20年,一家人加上侄子共五口,全靠他辛苦賺錢養家糊口,後來兒女逐漸長大,花費越來越吃重,他再也無法承擔侄子的用費,不得已只好送回父母身邊去,對此他深感內疚。

張父每天清晨五點半開始到市場候客,這時候的客人大部份都是上市場買菜的主婦,偶爾也有辦貨的小販,早市時間一過,便到酒店門口等候,希望多拉幾個客人,多賺幾分錢,每天工作12小時,一天收入最多三萬柬幣,生意時好時壞,生意淡的時候收入減半。

他從口袋裡掏出這天的收入給我們看,數一數大概2萬9000柬幣,他說:“已經算是好生意的了。”扣除汽油花費,大概有2萬5000柬幣盈利。

張父20出頭成家,今年40歲,三個孩子都在唸書,兩個兒子分別18和15歲,是花錢最吃緊的時候,他和妻子為了增加收入,便聽從妹妹建議,在她離開市中心一段距離的土地上興建鐵皮屋,屋子後面作為居所,前面作為店面,簡單賣一些飲品、杯麵、零食和日常用品等雜貨。他見偌大地方只有一家小雜貨店,以為可以趁機增加收入補貼家用,殊料事與願違,開業至今慘淡經營,丁點儲蓄全部壓在賣不出去的貨物上兌不了現,弄得自己手頭更加拮据。

張家夫妻二人不諳中文,兩個兒子也不會,張父不希望女兒張秀麗像他那樣一輩子在鄉下地方,靠勞動力勉強糊口,而是學會中文之後以到金邊工作,創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為前途打算
母親讓女兒讀華校

申請人:溫妲妮(9歲,一上)
學校:三州府新民學校

溫妲妮的父母過去經營二手衣生意,後來因為店主收回店鋪只好收盤,夫妻倆失業在家經常為手頭拮据起爭執,最後導致離婚收場。溫媽媽失業又失婚,40歲到遭受人生兩大打擊,還好不久之後遇到第二任丈夫,可是對方是軍人,有任務在身,無法經常回家,每月給的家用難以維持生活。

感覺上溫媽媽是一位嬌柔的女性,今年41歲的她經過精心打扮顯得明艷照人,從她紋過的眉毛、眼線和紅唇,搭配得體的衣服和褲子,不難窺見她曾經有過的風光,若不是親自上門拜訪,見到她家陋巷簞瓢,難免誤會她是哪個好人家太太。

她自認最擅長做生意,有意重新開始,奈何手頭上沒有本錢,無法踏出第一步,又苦無其他特長,只得呆在家照顧女兒,完全沒有收入來源,所幸長子已成人,今年22歲,在磅針執教,多虧他每月將一半薪水交於母親做家用,家裡才有錢開飯,但仍非長久之計。

由於經濟困頓,溫媽媽無法計劃將來,本來家裡錢剛剛夠用,但小女兒溫妲妮見鄰居孩子上華校,亦吵著要學中文,經過多番考慮以及征求他人意見,得知學會中文就業機會高,薪金甚至有望超越教師,便大膽讓女兒從柬校轉到華校上課。

溫妲妮今年剛上一年級,功課優秀,也開始懂得簡單華語會話,令她大感安慰。

溫媽媽強調說:“家裡經濟真的很困難。”她希望女兒可以申請到“愛心助學”援助金,減輕家庭負擔。

學會中文有更多工作機會
申請人:彭愛春(20歲,三下班)
學校:三州府新民學校

父親病逝的時候彭愛春只有一歲,她與母親二人不久前在姑姑彭如嬌安排下,入住由姑姑主事打理的佛堂。憶起陳年往事,彭如嬌不禁眼眶一紅:“弟弟病逝前囑咐我一定要幫他照顧遺孀和兩個孩子。弟媳是文盲,只能做粗重的工作,他擔心自己離開後,生計會有困難,兒女因為缺乏教育而受困於窮鄉僻壤,終身無法脫離貧窮。”

彭如嬌的父親當年從中國潮州來到柬埔寨尋找出路,為的是讓後人生活安定,他們這一輩人自覺有責任改善下一代的生活條件。

彭愛春的父親去世之後,母親帶著繈褓中的她和哥哥遷入干拉省西安縣小姑家住,並在鄰近地區租賃一塊農地種植甘蔗和玉米勉強糊口,慢慢將兒女拉拔長大。長子成年後隻身到金邊修車廠當學徒;女兒前程尚未有著落,偏偏遇上舊屋子年久失修,雨天漏水問題日益嚴重,無法繼續居住。彭如嬌這時剛好接管打理佛堂工作,便把母女倆接過來三州府,三人粗茶淡飯,日子不會太難過。

彭如嬌從台灣人手中接過佛堂管理職位,吃宿皆由佛堂承擔,每月津貼只有20萬柬幣,無法負擔姪女教育費,而彭母自己腌蘿蔔干到市場賣,每日收入不到三萬柬幣,經濟同樣窘迫。

彭愛春柬校12年級畢業,找工作處處碰釘,姑姑曾經跟台灣人打過工,認為學中文有出路、有更多工作機會,遂建議她到附近新民學校上課,後聽說柬埔寨星洲日報“愛心助學”援助貧苦學生,便嘗試申請。

最讓彭如嬌感到安慰的是姪女雖未曾受過中文教育,初上華校便被鑒定有三年級程度,她說:“只要愛春以後能夠自力更生,我就很開心了。”她自己16年前痛失愛女,在不知不覺中把母愛轉移到姪女身上,對她來說,只要弟媳、姪女生活過得好,便不負死去的弟弟的交託。(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黃雪虹,林貴成,謝慧珊,森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