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家訪(八):教育很重要‧貧困父母堅持送孩子上學

  • 林達明與母親接受“愛心助學”家訪。

  • 李校長接受本報記者訪問。

  • 培華學校正處於發展階段。

  • 郭良清體諒父親工作辛苦,不想增加他的負擔。

  • 雕刻這樣一尊小佛像也要一天時間。

  • 家訪團成員謝慧珊翻過矮墻去做家訪。

  • 興美花和六歲哥哥吃白飯吃得津津有味。

申請人:林達明(12歲,4年級)
學校:磅針市培華學校

林達明是家中幼兒,因為四個兒女的學費,父母寧願把田地變賣,只為送兒女到校求學。其母親因長年努力辛苦為家裡的四個兒女努力賺錢而患病。

林媽媽說,她接受很少教育,生活貧苦,但她知道讀書的重要,一直以來,她與丈夫為籌錢供孩子讀書而奔波。

“每次孩子要交學費,我和丈夫就得東挪西借,自己的田地早就賣光了,我因為長年為孩子學費而焦慮生病。”

據林媽媽講述病情,她疑似患有老年憂鬱症,經常發呆,跟別人說話時卻突然甚麼都不說,靜靜坐在那裡發楞,有時手燙傷也不知道痛。

林媽媽必須每日吃藥,藥費每月需兩、三萬柬幣,由其丈夫到省立醫院購買。他本身也是省立醫院的小職員。

“因為生病,我不能做事,只能待在家靠丈夫單薄的薪水……我丈夫月薪大概是60萬柬幣。”

但單靠丈夫微薄的薪水,也難以支撐家裡的各種開銷,尤其是孩子的學費和她自己的藥費。

林媽媽是在生下林達明一年後患病的,初期病情不是很嚴重,還可以出門在市場賣粥,但後來病情日益加重,有時被火燙到手也不知痛。她還伸出那隻多處被火燙傷的疤痕。考慮到安全問題,林媽媽只能放棄生意,在家休養。而家裡的開銷均由丈夫承擔。

林媽媽說,她已患病十多年了,每天需要喝藥,到現在病情也是一樣沒有好轉。

辛苦了大半輩子的這對夫妻,他們的兩名兒女終於畢業,並成家立業,大女兒在金邊打工,大兒子在特本克蒙省三州府市打工。

“雖然他們都已有家室,但收入也不是很好,偶爾還會來我這裡伸手要點錢應付生活費,看到孩子這樣,我也只好有多少給多少了。”

目前,林媽媽膝下還有兩名兒子要供養,雖說長女和長子已經成家立業,但他們收入僅能維持自己的生活,無法供應兩個弟弟的學費。因此,林媽媽希望獲得“愛心助學”援助金,讓孩子可以繼續讀華校。

林達明是“愛心助學”兩屆受益人,但未曾接受過家訪。根據校方提供的成績顯示,林達明去年從第17名升至第8名,可見他在學校也很用功。

李學文校長
對培華子弟寄予厚望

李學文校長是磅針市培華學校的新任校長,他是去年8月份由中國僑辦派過來的教師,由於他之前在中國有過當校長的經驗,加上培華學校兩年沒有校長,他就順其自然被推舉為校長。

李校長接受本報高級記者林貴成採訪時說,他是中國僑辦派過來培華任教的四位教師之一,但因他在中國也當過校長,因此他樂意接受校長職務。

接任校長後,李校長便開始著手改革學校的管理和教學方針。

“我過來這裡之後,發現這裡的確非常缺乏華文師資,學校管理方面也需要改進,課外活動也很少,學校在社會的聲譽不是很大。”

他認為,學校的教學科目很齊全,但教材還需要改進,因目前的教材課本錯別字很多,教師要一邊教書,還要一邊把錯別字改正。

他發現這裡的普通話講得不普遍,因此他要求學生在課室練習講,在社會也與華僑華人實際使用普通話溝通,這樣學中文才會進步快。

李校長透露,他本月17日就已任教期滿,按照行程將回中國。培華再次陷入無校長的窘境。

李校長說,他自己有計劃申請延期一年才回國,畢竟在培華的教學改進工作還沒完成,但中國也很缺乏師資。

“因為中國目前施行二胎政策,中國很多女教師都身懷六甲,無法任教,因此中國也很缺乏教師。”

縱然即將離開,李校長也依然對培華念念不忘,他對培華制定了長期的管理制度,希望可以作為下任學校領導的管理指南。

李校長的夙願是培華學校能夠培育出更多優秀人才,培華子弟走出校門後可以對國家和社會做出貢獻。

弘揚中華文化
培養新時代人才

培華學校創辦於1945年,現有華文班13個,柬文班8個,全校學生總人數361人。

培華學校現22名教師,其中華文班教師14人(含4位中國外派教師),柬文班教師8人,另有校工2人。

學校現有磚混結構教學樓兩棟,磚瓦式結構教學用房1棟,教職工宿舍7間。教學用房充足。

學校內設有辦公室,電腦室,接待室,禮堂各1間,籃球場1個,室內和室外少兒遊樂場各1個。今後還將增設圖書室和閱覽室各1間。

培華學校每周安排上課6天(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上8節課,每週48節。下午的課時和課程和上午相同。學生自由選擇上午或下午。學校華文班分有幼兒1班,幼兒2班,小學一到六年級,中學,二,三年級等11個年級。全校總共開設有華文,作文,數學,華文常識,造句,拼音,查字典,朗讀,口語,中柬互譯,音樂,電腦,唱遊等13門課程。

學校的辦學宗旨是:傳承與弘揚中華文化,培養新時代人才;辦學理念是:重華文教育,強綜合素質,以質量求生存,以特色求發展。

多年獲助學金將畢業
李細達展望前程

申請人:李細達(20歲,中三)
學校:磅針省培華學校

李細達是“愛心助學”受益學生,從十三歲開始至今共七屆,自小喪父的她有幸獲得資助,方有機會接受中文教育,年杪即將從磅針省培華學校畢業的她口操流利華語,對未來保持樂觀心態。

培華學校計劃從明年開始辦為期一年的師範課程,李細達尚未完成學業已經受到校長和老師們力邀報名參加,年屆20歲的她對教師的工作躍躍欲試,想到師訓一年後便可以立刻執教,有點迫不及待。

她恨不得馬上回報母親養育之恩:“媽媽辛苦了那麼多年,我很想立刻出來工作,賺錢養家。”

同時是大學一年級學生,李細達對兼顧兩邊課業的生活早就習以為常,她現在在大學唸會計,希望可以半工半讀,減輕母親肩上的重擔。

問她有沒有意思到柬埔寨星洲日報工作,她雙眼發亮,表示期待:“我很想啊!不過,有點擔心金邊消費高。”她有太多想法,未來可能性太多,到金邊工作是其一,許多念頭一下子湧上來,需要時間梳理。

她說:“我想過到離開這裡一小時車程的工廠當翻譯,也想過留在母校當老師。”

不過她最想到首都闖一闖,她曾經詢問叔叔和母親的意見,長輩皆保持開放態度讓她自由選擇,母親更全力支持遠走他鄉的想法,她笑說:“媽媽說如果我到金邊工作,她會跟我一道來,照顧我的起居,煮飯給我吃。”想到能夠和媽媽一起開始新生活,她禁不住微笑。

李細達還有兩年大學就畢業,她打算唸完大學方慎重考慮是否到金邊工作的問題。問及她何不在獲得學位之後到會計行工作,她搖搖頭:“太多人唸會計了,不容易找工作。”經過一番調查,她始終認為充當翻譯或導遊前景最光明。如今她掌握中文,無異為自己增添一把鋒利的刀,待有用時可大展拳腳。

學中文為就職鋪路

申請人:郭良清(20歲,4年級)
學校:磅針培華學校

郭良清在佛堂學過一點華語,但所學有限,仍無法以流利華語與人交談,她在中學畢業後到暹粒投靠阿姨一年,原希望在阿姨幫忙疏通下到暹粒國際機場免稅店工作,奈何礙於語言溝通問題,不被錄取。經過深思熟慮,她決定返回磅針市,以20歲“高齡”進入培華學校上小學,從頭開始學中文,為她的夢想鋪路。

經過校方測試,郭良清的中文已達四年級程度,她在一群小學生之中當“大家姐”,倒也甘之如飴,她笑著說:“有時候我跟他們玩在一塊兒。”

她剛剛開始上了六個月課,華文成績保持在95分以上,為了自己的將來,她把面子放在一邊,打算學好中文,待時機成熟再到暹粒國際機場應征工作。

她說:“我真的很想出來工作。”她有計劃一面上學、一面找工作,但在磅針市工作機會不多,又得配合上課時間,難上加難。

她的父親是佛像雕刻師,日以繼夜坐在屋後地上,憑著一盞白光燈雕塑佛像,每天工作十小時,除了午間休息,一直不曾停手,就連家訪團到來訪問,他一句話不說,只管默默工作。

郭良清說。父親的工作僅夠一家糊口,給人家雕塑佛像,一尊開價10到15美元,有些人訂了佛像沒有過來取,讓他平白浪費許多時間。父親認為她已成長,希望她找份合適的工作做,但保持開放態度,讓她自己決定。她不想繼續增添父親負擔,故申請助學金,希望早日學成出來社會工作。

採訪手記:母親的辛苦
文:黃雪虹

培華學校九位申請人裡面,我對金達那和興美花印象最深刻。

金達那家住在學校旁邊,媽媽在柬校食堂賣小食,他帶我們穿過陋巷,從院子裡翻過一道矮墻到柬校去,媽媽抱著五個月大的嬰孩過來迎接,一臉疲憊。聽她講起孩子有時不懂事吵著要吃零食,我隨口問金達那知不知母親的辛苦,他忽然嘩啦啦淚下,我感覺到隱藏在這孩子稚氣臉龐背後沉重的心,不覺悵然,恨不得從金邊買一箱巧克力過來,讓這家孩子解饞。

報社同事林貴成見金達那的妹妹也想上華校卻不能如願,便建議為妹妹申請“愛心助學”助學金,媽媽開心地一直道謝。臨走前我拍拍媽媽的肩膀,摸摸金達那的頭,其實心裡最想做的,是給這個孩子一個扎實的擁抱。

興美花只有五歲大,我們到她家時,她與六歲的哥哥在吃飯,兩個打赤膊的孩子眼前兩碟白飯,正津津有味的大口大口吃,旁邊放著一碗清澈的通心菜雞肉湯。看他們像吃著甚麼山珍海味的表情在吃白飯,我心裡面有點感慨,我們生活在城市里的大人偶爾還會挑食,窮人家小孩完全沒有選擇,只要可以填飽肚子就開心了。(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林貴成,黃雪虹,謝慧珊,森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