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留在學校

  • 達莉努力學習英文,她的志向是當導遊或教師。

  • 校董西潘索關心達莉的課業。

  • 達莉和她的妹妹合照。

  • 學校圖書室是達莉愛去的地方。

  • 一鍋白飯供一家三口一天吃兩頓。

17歲莫達莉看起來就像一般典型的女生,但如果仔細觀察達莉的日常生活,可發現這位女生的生活有極複雜而掙扎的一面。

對達莉來說,學校或許不是她首要擔心的問題。四年前,達莉的母親逝世,留下達莉以及其六名兄弟姐妹給她的父親與祖母。達莉的父親不久後就續絃,但為了配合在木薯園的工作,他搬離了家裡,還帶走兩名兒子。

達莉住在距離暹粒市60公里的Kokdong Thmey,地方偏遠落後。爸爸目前一年只回家幾次,而且完全沒有能力供養家庭。達莉的兩位姐姐結婚了,搬到其他村子,一位哥哥出家,只剩下一位妹妹。如此,達莉和妹妹、祖母共住,儼然成為一家之主。

達莉的一日之計始於清晨四點鐘,她從沒有床單和棉被的木床起身時,妹妹和祖母還在一旁睡覺,她抓緊時間拿出英文課本來讀。讀了一會後,達莉開始弄早餐,洗衣服,接著幫祖母打理好衣著。

達莉一天只吃兩頓,就是早上七點和傍晚五點,食物只是白飯,如果家裡有多點錢時,偶而會添加魚。每隔五個月,她的妹妹會從世界糧食組織配得50公斤大米和4.55公斤的食油,幫這家人過日子。

和鄉下很多家庭一樣,達莉的居處沒有完整的衛浴設備,一家人都靠著不是很乾淨的井水。每隔幾天,達莉和妹妹得到樹林里砍木來煮飯。

儘管生活很不容易,達莉還是堅持到校,很少缺課。她說:“我11歲才讀一年級。以前媽媽生病,我的課業常受到干擾。”

達莉還說:“我夢想有較好的生活,但看來沒甚麼希望。”

超齡入學在柬埔寨鄉間並不是罕見的事。達莉現年17歲才就讀八年級,而八年級學生應該是13或14歲。

雖然較晚起步,聰明的達莉在班上仍是名列前茅,她沉默專注而有決心,是受到師長注目的學生,“很幸運的,我的祖母和老師們鼓勵我留在學校。”達莉說。

達莉祖母的女兒們只能給她很有限的金錢,達莉和妹妹每天各從祖母那裡拿到500柬幣零用錢。會安排生活的達莉把錢存起來,用來繳英文補習費,每個月需四美元。

助學金扶持生活去年,達莉向教育部申請到助學金,這個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柬埔寨政府合作推動的項目,主旨是扶助貧困家庭的教育費。

2016至2017學年,政府援助11萬1482名學生(女生佔6萬2188)就學,達莉是受惠者之一,一學年獲得60美元助學金。“有了助學金,我可以用來買作業本、筆、衣服和糧食,對我的生活和教育有很大的幫助。”

達莉也用助學金來支付英語補習費。她知道學習多一種語言,對她未來就職有助力,也幫到家庭。她的志向是當導遊或教師。

達莉的生活現在似乎改善了一些,但挑戰仍在,因為祖母生病了,她希望達莉不要去學校了,留在家裡幫忙。達莉對此說:“這助學金幫到我很多,而我曾承諾要留在學校的。”

西潘索是當地戈東學校的校董,他說:“助學金項目有效激勵家長讓他們把孩子留在學校。雖然生活困難,達莉還是成為好學生。村內那些處在類似劣勢的女孩,也因為助學金項目而有了機會。”

西潘索希望助學的金額和資助對象可以增加。他相信如果金額由每學年60美元增加到90美元,對學生更有用處,“有些家庭無法承擔孩子去學校讀書,他們寧願把孩子留在田地一起工作。這類的援助可以舒緩家庭的經濟負擔,把孩子留在學校。”

像達莉這樣的女孩,獲得國家的援助,對她的未來有很重要的意義。

有志者事竟成

達莉已經在社區奉獻她的小小成果,除了應付學校課業和家庭,她還是有辦法擠出時間在村裡教其他們孩子英文,“放學後,我邀鄰裡人家的孩子來我家學英文。”

達莉的課堂有時最多有五、六名學生,但不管有多少個孩子來,她都會花一個小時帶他們讀課本,而課本是她向一個朋友借來的。

“我希望我的社區瞭解到合作的概念,我們應該學習如何互相幫助。”

達莉努力打造更好的未來,不只是為了她個人,也為了家庭和社區。她達觀的人生證明了一件事:有志者事竟成。(柬埔寨星洲日报‧文/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