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過海來看你~記聯華學校建校25周年暨鄉親校友團聚會~

  • 鄉親校友大合照。

  • 老校友深情擁抱。

  • 聯華學校現任校長陳秀華(站者左)、文教組代表劉美娟(站者右)與聯華學校第二屆校長黃春霖、馬德望柬華理事會前任秘書長林合成與中國上海的愛心人士合影。

  • 陳探真老師、馬德望柬華理事會會長陳文光、活動發起人朱應昌等老校友合影留念。

文:何靜(聯華學校志願者教師)

經過馬德望柬華理事會和聯華學校近幾個月來的緊張籌備,10月15日,馬德望鄉親老校友團聚會終於如約開幕。為期兩天的活動,聚集了來自國內外共700多名老校友。這些校友,大多都已是年過半百的老人,他們懷著對故土的眷念,對母校的想念,對鄉親同學的思念,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參加這場空前的團聚盛宴。

1992年聯華學校成立之前,馬德望曾有過三所公立學校,分別是民強學校,國光學校和集成學校,如今的聯華學校就是集成學校復課後改名而來。歷史風雲變幻,自1975年政變封校後,華校的老師和同學們被迫遠離了熟悉的地方,從此師生同學親友走散。闊別數十載,昨日的莘莘學子今天已是白發蒼蒼的老人。滄海桑田,回首過往,刻苦耐勞努力拼搏終沒有被歲月蹉跎。憑借著頑強的生命力,鄉親校友們在流離失所的年代活了下來。安居樂業,生兒育女,過著幸福美滿的晚年生活。

跨越近半個世紀的重逢在大和平的今天,借著聯華學校建校25周年的契機,這一場跨越了近半個世紀的重逢,是歷史的選擇,更是眾望所歸。於是,無論身處何地,身在何方,當老校友們聽到可以團聚的消息,積極響應,自發組織團隊。無論多遠多難,也要漂洋過海,來看你。

巧合的是,我出生於1992年,與聯華學校同歲,這也算是我與這所學校的緣份。生長在中國的我也許不能想象歷史的苦難,離散的傷痛。可是卻從那一張張飽經風霜的臉上,一雙雙飽含深情的眼睛中讀懂了甚麼。在與老校友接觸的過程中,有幾個讓我動容的故事。

在老人中間,一位年輕的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機緣巧合在一起交談,問起她的身份,她說自己的父親在這裡讀書長大,她的母親是印尼的華裔,現在一家人在深圳生活。趁父母身體健朗,借此機會帶父母回來看看父親長大的地方。其父年過花甲,手上隨時拿著單反,可看出老年生活也是豐富多彩。

書畫拍賣展上,陳探真老師上台獻唱一曲自己作詞作曲的歌,這位父親受到感染隨後也上台演繹了一首美聲。在台上他說,是陳探真老師對歌唱的熱愛開啟了他的歌唱大門,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眼前這個滿頭白發的老人是陳探真老師當年的學生,在這裡能見到已是耄耋之年的陳探真老師,真的十分榮幸。在這個故事中,有著三代人的傳承,父女愛,師生情。

多看一眼50年前的家

書畫拍賣展上,一位步履蹣跚的老奶奶向校外走去,走到門口向一邊望去,邊走邊看,好像在找著甚麼。我隨其跟了上去,問“您在找衛生間嗎?”,她說,“不是,我是在看以前的家。”接著指著一棟房子對我說:“黃色那一個,第一個,就是我的家”。她說離開這裡的家已經50年了,後來全家就去了法國。每年都會回來一兩次,每次都會來看看以前的家。是啊,時過境遷,即使腿腳不方便了,視力也在一點點退化。她還是想,用盡全力,多看一眼。

最後一個故事的主角是一群爺爺奶奶,在宴會中我負責照顧這一桌長輩。本來我是應該要站在一旁招待的,結果爺爺奶奶熱情叫我坐下和他們共進午餐。吃飯的過程中得知他們來自加拿大蒙特利爾,最年長的已經79歲了。他們說坐飛機要20多個小時,從加拿大到韓國轉機再到這裡。這個時節的加拿大天氣已經很涼。舟車勞頓,時差溫差,可想而知,這對快80歲的老人來說是個不小的考驗。好在老人精氣十足,氣色也不錯,幾乎看不到旅途的疲憊。

人生還剩幾個春天?

在從國外趕來的三百多名的老校友中,近的香港澳門,遠的澳洲法國美國瑞士加拿大,向著同一個目的地,如約而至。一位爺爺略帶調侃的語氣說,“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還剩幾個春天,一年有一個春天,還能有幾個春天呢”。哈哈,原來此“春天”非彼“春天啊”。我回答道,至少20個,爺爺奶奶們一定能長命百歲的。是啊,老人們知道,也許這一次是他們最後一次遠行,最後一次回到柬埔寨馬德望。所以這一次,無論多遠多難,也要漂洋過海,來看你。

你好嗎?老同學15日的晚宴,是老校友們第一次相見。宴會廳裡好不熱鬧。有的深情擁抱,有的親切握手,有的耳邊私語,有的激動地跳了起來。溝壑縱橫的臉上,露出了孩子們的笑容。分散還是同學,對彼此的記憶永遠停留在那個年紀。即使幾十年過去了,在他們的心裡,還是青春少年。那些手拉著手的老奶奶以前一定是很要好的閨蜜吧,那兩個面對面不敢握手只勾著一隻指頭的爺爺奶奶曾經一定互相暗戀著對方吧,就算老了,再次面對時還是會害羞,會不好意思的摸頭。我被這一幕幕畫面深深的感染,忘記了我手裡的相機,忘記了我還有拍攝的任務。

在那一刻,我沉浸在這巨大的喜悅之中享受著這樣的溫馨。那個場面,是我24年的人生中見所未見的。時隔半個世紀的重逢,人生變遷,歷經滄桑,在這樣一個宏大命題面前,說甚麼都不足以表達內心的情感。再相見時一句簡單的“你好嗎?老同學。”都讓我動容不已。對於大多數老人來說,這也許是他們的最後一次相見。老人們心裡明白,很多人,再也不會相見。於是這一次,無論多遠多難,也要漂洋過海,來看你。

700多名老校友,每一個的人生都是一個傳奇。是啊,在戰亂年代,能活下來,已經是一個奇跡。此刻每個安詳的笑臉背後,都是曾經遭受過的無盡的磨難。歲月沉澱下的,除了無法挽回的傷痛,還有對平淡生活的珍惜和對美好未來的向往。

在柬生長的華人華裔後來又移居海外,歷史的原因造就了這樣特殊的身份和經歷。於是在校友通訊中,會經常看到這樣的字眼:美國華州西雅圖柬華聯誼會,澳洲墨爾本維省柬華聯誼會……在他們的身體裡,流淌的是中國人的血液;在他們的心裡,懷著的是對柬埔寨的情意。過去的歷史無法改變,但未來的生活的可以創造。真心希望老人們身體健康,精神矍鑠,萬事如意,幸福快樂地安享晚年!

桃李滿天下

文:馬金鳳(馬德望聯華學校)

10月15日和16日,馬德望聯華學校舉行了校友會活動,來自中國、美國、法國、加拿大、瑞士和澳洲等國家的校友們不遠萬裡趕來參加。

身為此次校友會的親歷者,我深表榮幸與激動。感念於參加校友會的校友們的數量之多,近五百名,更感念於校友們及各屆人士對學校的支援和建設所做出的突出貢獻。

此次活動在馬德望聯華學校理事會和陳秀華校長的統籌安排下,各個教師和職員通力合作,分工明確,各司其職,確保了活動的順利進行。

15日的歡迎儀式由柬華理事會會長陳文光先生致辭,副會長兼文教組組長劉美娟女士做了重要講話。聯華學校學生精心編排表演了節目倍兒爽和太極扇。

16號上午,貴賓代表鄧華貴先生進行了講話,書畫拍賣校友們熱情高漲,紛紛為母校報效。當天也頒發了優秀教師獎狀,陳秀華校長獲得終身成就獎。下午,統籌單位根據校友們的意願做了不同的安排,有車隊回酒店休息,也有車隊去船山、巴暖山和甘濱貝水庫,並派了人跟隨照顧,十分貼心。

夜宴迎來了馬德望省省長並進行了重要講話。奏國歌時,酒店全體人員起立,場面恢宏壯觀。會長陳文光先生致歡迎辭,老校友會代表,柬華總會代表進行了發言。極具民族風的聯華學生表演傣族舞將晚宴推向高潮,歌曲最好的未來唱出了在場人員的心聲,馬德望聯華學校在各屆人士的支持下,會有最好的未來!

德潤於心,追求大成。希望聯華學校滿天下的桃李越來越好,希望所有聯華學校學子能夠在這所古老而又年輕的校園中學有所成,快樂成長!

情是故鄉濃義是同窗重

文:馮燕(聯華學校志願者教師)

時光如水,歲月如歌,在這個彌足珍貴的日子裡,馬德望鄉親校友們從全球各地歸來,重聚母校,共敘同窗情誼。而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們對於母校的那一份關愛之情,那一份數載年之後仍然讓人難以割捨的同窗之情。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情是故鄉濃,義是同窗重”。

熱鬧非凡的義賣現場,我看到的是他們對於母校的關愛,感受到的是他們的熱情。這一刻,愛心在傳播,希望在傳遞。雖長居海外,但他們有著一份濃厚的故鄉之情。許多海外的愛心人士每年都以各種方式對自己的母校給以支持與幫助,幫助學校完善硬件軟件設施,扶持學校的貧困生。從學校的一桌一椅,到現在安裝的投影儀,讓學校慢慢地走向了現代化教學。

這一幕的一幕,讓我懂得了無論我們身處何地,故鄉永遠都是我們的家,昨日故鄉造就了我,他日我必報效故鄉;也讓我學會了,生活要心懷感恩,因為感恩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陽光雨露。感恩父母,用我們的愛回報他們的無私奉獻;感恩老師,用我們的情報答他們無量的教誨;感恩生活;感恩美麗的大自然……無論你生活在何地何處,或者你有著怎樣的非凡經歷,只要你心懷一顆感恩的心,自然而然,你的生活便有了一處處動人的風景。

一朝離別,赴天南海北;數載年首相聚,憶青蔥歲月。翹首以盼,等到了彼此的相見,溫情相擁,詮釋了他們心中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喜悅與激動。闊別重逢的母校,讓他們深有感觸。“我三十年前就已經移居美國,這是第一次回到馬德望,第一次重返學校,故鄉與學校依舊保留著那熟悉的模樣,雖有些同學已經認不出,但重逢後相認感覺還是很親切。”一位校友感歎到。

是啊,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創造了不一樣的人生,也實現了自我,但無論身份如何變化,角色如何變更,在品味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後,最令人難以忘懷的還是那段風華正茂、青春年少的時光,最讓人難以割捨的也還是那份情深意重的同窗之情。舊友相聚,笑顏綻放,追憶往昔的歲月,情相邀,心相聚,真可謂“昔燕今朝聚,相依情意濃”。

時光飛逝,舊夢依稀醉眸處,深情感慨舉杯時,漫嗟歲月催人老,長歎同窗聚首遲。故鄉情之濃,同窗情之重,人們相見恨晚。身在異鄉,最不能忘卻的是那賴以生長的故鄉,最不能磨滅的是那歡快的與同窗好友共處的美好時光。